鲁班里籍考说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鲁班,历史文献记载是鲁国人,学者考证是小邾国人,围绕这个古今学者关注的课题,当代学者提出鲁班又是滕州人。其理论依据是:古代小邾是鲁国的附庸国,即今天的滕州市,因此说鲁班是滕州人。

一、文献记载鲁班

史载鲁班原本姓“公输”,名“般”、“盘”,春秋末战国初期小邾国人。学者考证,鲁班约生于周敬王十三年(公元前507年),卒于周贞王二十五年(公元前444年)。公输般带领鲁国工匠班的住地叫“鲁匠班”,也就是后世所说的“鲁家匠人班”,因此又称领班的公输般叫“鲁班”。《孟子·离娄篇》里说,“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以成方圆”。鉴于此,历代文人称鲁班“公输子”,木、石、瓦等工匠称为“祖师”。铁匠的祖师本来敬的是老君,而四大角匠则又同尊鲁班“祖师爷”。滕州古为“三国五邑”之地,这里人既称他“公输子”,又世世代代叫他“鲁班爷”。

鲁班是人们十分熟知的历史人物,在滕州几乎是家喻户晓,老幼妇孺皆知。当年孔子周游列国,各诸侯国称孔子叫“鲁叟”(鲁国的圣人、老者)。公输般不论到哪里,各国也称他叫“鲁班”。市区内火车站广场有座墨子铜像,是依据《墨子·公输》篇“止楚攻宋”所铸建。学者考证说,楚惠王四十至五十年间(公元前449~前439年),墨子得知公输般为楚国造云梯,一向主张“兼爱”、“非攻”的墨子心急如焚,他脚穿草鞋,肩背衣食,日夜兼程十天十夜,才赶到数千里以外的楚国。鲁班在楚都“郢”(音“影”,今湖北江陵市西南),为“止楚攻宋”劝说鲁班不要造云梯。墨子当着楚惠王与鲁班演习攻守战术,九次(多次)演练拼杀后,墨子抓住战机,屡屡战胜对手,从而制止了一场血流千里的跨国战争。学者还考证说,鲁班刚到楚国,楚国工匠哪里能服气,竟找上门来比试高低,弗料本领不佳当场出丑,遂留下“班门弄斧”的笑柄,后来成为成语典故。唐代文学家柳宗元说:“操斧于班,郢之门,欺强颜耳!”滕州方言俚语说:“鲁班门前弄大斧,孔子门前卖经书”。公输子鲁班在当地世代倍受尊敬,人们总是爱与孔子相提并论,至今农村建房还有楹联写道:“安门请到公输子,立户聘来姜太公。”除了请到鲁国的匠圣公输子,而且还聘来齐国太公姜子牙。山东古为齐鲁大国,齐鲁文化灿若星河,光耀千秋。

古籍《述异志》里记载,鲁班刻制过石质的古代《九州地图》。历代文献记载,鲁班和墨子都发明过“木鸢”。木鸢是古代中国最早发明的飞翔器,木鸢凌空飞翔,竟三日不下。小邾国是古代“中国飞天梦”的发祥地,也是鲁班、墨子二位“圣人”的故乡。当代称鲁班“中国古代科技发明之父”,称墨子“中国古代的科技圣人”,还称同两位是“中国古代器械发明的工程师”。鲁班的发明创造难以数计,诸如云梯、钩拒、石碾、石磨等等。有人还考证说,竟连平时用的铁铲,也是鲁班的一项发明。鲁班造福天下,惠及子孙后代,天下哪里不想拥有这样的圣人?这样的能工巧匠?正因为于此,天南地北,四海九州,便纷纷为鲁班建祠立庙,异口同声地说鲁班是自己家乡人。

2001年,滕州史志学者李广星再版《滕州史话》,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在《前言》里提出:“鲁班故里在滕州”。还从不同的社会历史层面进行阐述考论,并为滕州写下“鲁班故里”题词。再版书里,还有著作者的论文《工匠祖师鲁班》问世。

二、关于鲁班故里

鲁班故里究竟在哪里?除了“鲁班故里在滕州”之说外,还有专家学者的诸多考证,而滕州的考证依据还有四条:

第一,是磨坑说。滕州有“磨坑”古遗址,在县城东部的吉山以东,今名有“磨坑村”。在这里世代祖居的老石匠说,这是祖师爷公输子开采沙石岩石磨的“古磨坑”,坑里尽是制磨的特好石料。每年的正月初五,凡是在这里采石制磨的石匠,都来上供磕头敬奉祖师爷。磨坑采石制磨的辉煌历史持续了两千多年,直到民国年间因石料缺乏才停止开采。山里人世代讲究靠山吃山,这里远近青山连绵,到处都有开山才石的地方,守着青山不能没饭吃,祖师爷传授的手艺更不能丢,后来才改为打制青石磨盘及建房用石料。到建国以后,磨坑老石匠来城里乡间锻磨,为了显示自己是公输子的传人,展示自己的高超手艺,铁锤击攒上下飞舞,钢攒凿石火花四溅,公输子的传人本领高超,的确技艺非凡,被誉为“磨坑石匠”。磨坑石匠还十分自信地宣讲,祖师爷家就住在漷河北岸岗上公输村。凡是上了年纪的本地人,大都还记得这段往事。

第二,是龙山说。滕州北有“灵山”,又名“龙山”,山上尽是花岗岩石,是打制石碾的绝佳材料。明、清时代漫山“奇石”嶙峋各异,令人称奇叫绝,被誉为“古滕八景”之一;山坡上道、佛、儒三教庙宇星罗棋布,景物钟灵奇秀,使人心旷神怡。县志记载,灵山之阳处古有“凤凰台”。这里的老石匠说,是公输子带工匠上山采石的休憩地,也是后来祖师爷驾彩凤升仙的古台。山前有世传已久的古代“百家石”地名,后来又俗称“牤牛石坡”,是采石工匠安营扎寨的住处。自龙山往南50里还有“落凤山”,恰好与凤凰台南北遥遥向望。龙山石匠出身开山采石世家,技高一筹非同一般。20世纪60年代,这里采制的花岗岩石电线杆长达10米,遍布全县山区、平原、湖区及周边各县,被誉为“龙山一绝”。用岩石代替木料做线杆,解决了当年的木材匮乏,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做出贡献。全省在滕县召开有线广播现场会,还赢得了“滕县首创”的殊荣。世人不会忘记这段历史,龙山人更是由衷的感谢公输子祖师爷。

第三,是鲁寨说。滕州西北3里古有工匠住地“鲁家班”,后名“鲁家寨”,这是一处古老的村镇。这里南近商代的蕃都2里,东南距春秋时期的郳城(后名“小邾城”)4里。据地方史志记载,这一带多是明初山西洪洞县迁滕移民。查20世纪90年代《滕州市城郊乡志》,内载《鲁氏族谱》:“始祖名字不详,明季(代)盗寇蜂起,啸聚山林,横行劫掠。乡民举行团练,推始祖为一乡首领,扎木栅作寨,外掘深沟,周二里许……始称鲁家寨焉。”由此可见,此前不叫鲁家寨。乡志还特加括号注明:“(由此推断,明季此村已不是小村,原村名与建村年代待考。)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滕县村庄表》载列“鲁家寨”。今称鲁寨,分鲁东、鲁西两个行政村,1990年改称鲁寨东街、鲁寨西街。”旧时鲁家寨村南有便捷施工的鲁班桥,村里有方便工匠生活的古石碾,村北土岗上旧有“鲁班祠”残庙,学者对此考证已有论文发表,在此不再冗赘。

第四,是韩桥说。鲁家寨西南一里有韩桥村,该村“李氏祖茔墓志”记载:“李公于(元代)至元五年(公元1339年)正月二十五日以疾,终于二月初一日,葬于滕西‘合娘桥’北祖茔。”这里是元代以前的古村,村庄因“合娘桥”而得名。“合娘者,何许人也?乃公输子夫人也。”后世又称公输子鲁班的夫人叫“班妻”,桥因“合娘”而得名。合娘曾协助丈夫及工匠合力修桥,她劳作十分辛苦,鼓皮囊吹风烧水做饭,为工匠搭建工棚。工匠们非常感谢这位勤劳的“师母”,黎民百姓非常感激这位贤惠的女性,石拱桥建成后名“合娘桥”。鲁班桥在东,合娘桥在西,此后还称鲁、韩二村桥为“夫妻桥”。

旧时滕州庙宇众多,遍布城乡各地,最古老的庙宇当数“伏羲庙”,又称“人祖庙”,当地还叫“爷娘庙”。伏羲庙建在“染山”之前,染山后名叫“凫山”。县志记载说,“伏羲庙始建无考”。“鲁班祠”最早建在鲁家班古址的后岗上,班母奶奶庙最初建在龙山前,今名龙山村,是龙阳镇的一个行政村。当地称呼的奶奶庙,有观音奶奶庙,泰山奶奶庙,鲁班奶奶庙。当地的娘娘庙有送子娘娘庙。古石桥的名称各异,唯独这里名叫“合娘桥”。

鲁班后来发明木风箱,代替了皮囊鼓风。班妻发明了能移动的工棚,还有晴雨两用“伞”。鲁班的发明创造不可胜数,多载之古代文献。明代人午荣撰著有《鲁班经匠家镜》,又称《鲁班经》,书中载有鲁班生平事迹。《鲁班仙师源流》里记载,鲁班的父亲名公输贤,母亲吴氏,但没有提及夫人的姓名。在《论语》书里,孔子曾提到过的“互乡”,后名“合乡”,合乡在小邾国境内,到汉代才始见文献记载,今为滕州市东部一带。合娘是合乡人,她与丈夫都出生在一国。合娘桥后来演变为韩梁桥,清嘉庆年间《滕县村庄表》载称“韩梁桥”,后称韩桥,1990年改称韩桥街。笔者认为上述依据是可信的,除非再有新证据发现。

鲁班故里鲜为人知:在小邾国漷(音“括”)水上游“奋(古读“岗” 音)上”公输村。文献记载的“漷水”后名“漷河”。“春秋三传”是《左传》、《公羊传》、《谷梁传》。文献有鲁襄公十九年(公元前554年)“取邾田自漷水” 的记载。“漷水”之名最早出现在《尚书》里,但没注明名称的起源。鲁国趁小邾国突发洪灾侵占邾田,是历史上影响甚大的抢占事件,今已成为鲜为人知的历史话题。直到清乾隆年间(公元1736~1795年),滕县举人王特选还写诗争论:“道元经注最分明,鲁取邾田一水争。家在郎西漷河北,此身要算鲁诸生。”北魏时,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里曾著述其事。王特选家在荆河以北,在古镇郁郎之西的古盖村(今滨湖镇盖村),漷水泻洪夺占荆河成了漷水,若按鲁国“以河为界”的抢劫逻辑而推论,王特选也该是鲁国的读书儒生了。当年小邾国北半部的土地竟被强占,更何况一介平民布衣鲁班?这桩“名正言顺”的大国侵略小国行为,纸墨官司一直打了两千多年,公输村也理所当然地被划为鲁国版图,文献记载怎能不说鲁班是鲁国人?这就是所谓封建社会的史实?《礼记·檀弓》记载,季康子的母亲死后,公输班主张用“机封”下葬,却遭到鲁国达官显贵的反对。两千多年后的鲁国故都曲阜,从未建过鲁班祠庙,而平民百姓仍旧热爱鲁班。当代学者考证《齐乘》,书中载有战国时的“公村”,考证的结果是在今滕州市之北。上世纪50年代文字改革,出现了被简化的“奋”(音“愤”)字,自此古地名专用字为同音字所取代,诸如滕县的“奋头公社”、姜屯公社的“十里奋村”、城关镇的“奋子村”等等,则一律用改为“岗”字。仅存的考古地名被命为“岗上遗址”,古旧地名的变更,也给查寻故址带来一定难度。

文献记载的“奋上”俗称“岗子”。这里古有“梁水”,又名“南梁水”,其后名“荆河”。元、明时代,山洪再次暴发,漷水再次泛滥,再度冲垮堤坝改道“漷水夺荆”,原始地貌破坏殆尽,公输村因此不知迁往何地?这里原有“秃尾巴老李”的传说,梗概内容是老李给母亲上坟,坟地就在东郭镇内小坞沟村南沙岗上。少年时代的鲁班,最爱听母亲讲秃尾巴老李的故事,最爱做编蝈蝈(“蚰子”)笼子的事,儿童们每当编蚰子笼,人们就联想到发明笼子的公输般。这里多是丘陵地带,北部地势高可避洪水,后有村庄“公家堂门”,世传来自公输村,今东郭镇有大堂门、小堂门两个行政村。据传公输般后人由复姓“公输”简化为单姓“公”氏,目前尚待文献、谱牒资料得以佐证。公输村今已无迹可寻,到处尽是一望无际的农田。此外,滕州南部今有轩辕村,村内有公姓居民,村外建有公家桥,这里“公”姓原本是复姓“公孙”,是公孙氏轩辕黄帝的后裔。

三、古国旧县城迁移

滕州有7300多年的北辛文化,“滕”是46000多年的历史古国,当代滕州市内的蕃阳街,是4000多年前夏代的“蕃”地,是子姓“契”诞生的地方。契辅助大禹治水有功,被封于蕃地建城史称“蕃邑”,契建立商王朝后又称“蕃都”。《滕县志》记载的“蕃阳八景”(即“古滕八景”)起源于此。商代,古氏族陆浑戎迁蕃都之东建地方国名“兒”;西周时,颜友在兒建诸侯国名“郳”;春秋战国时,这里又名“倪”国,同称小邾国,以上三字古音均读“移”,今读“尼”音。春秋战国时,这里已是商贸活跃、科技发达的繁华城市,公输般自故里西迁在二城近郊安家落户,带领工匠创家立业,能工巧匠之名始播扬天下,精湛技艺盛名遂享誉四海九州。

古国旧县城的迁移。唐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古国旧县因地势低洼东移二里另建新城,即后世的滕州市旧城。后经历代不断修建,清代已成为屈指可数的历史名城。唐、宋时,始在城东建龙泉塔,传说铸造塔刹时“仙师”来此指点。宋大观年间(公元1107~1110年),始在城里建立文庙(孔子庙),这里又有一段美好的传说。明天启年间(公元1621~1627年),知县李自蕃主持,相金荣、李应龙施工,按照曲阜孔庙图纸重建大成殿,又“祖师”曾再次有光临。清乾隆年间,县城内北门里街建造铁牌坊,“祖师爷”再度驾临口授言传,且有“土围脖子”之说被传得沸沸扬扬。滕县人对鲁班寄予无限的情爱,在当地人的心目中竟成了活神仙。

民间说鲁班是位睿智慈祥的老者。他目光炯炯,步履稳健,冬着皂青(黑色)长袍,夏穿毛翠色衣裳,手持二尺竿子,脚登山地老铲鞋,肩背鼓鼓囊囊的捎马子(褡裢),内装有规(元规)、矩(角尺)什物,往来于灵山南北建房立庙工地,步行到漷河两岸河桥现场,县城西北“鲁桥”有他建桥的足迹,清《泗水县志》里还记载有他建的“鲁班桥”。不知书何年何代,在漷河中游上建造石拱桥,合拢时曾因设计出现误差,慌忙搬来鲁班打制的石墩试装,恰巧严丝合缝,漷河石拱桥才得以“合拢”,此后又叫“合龙门”。旧时建桥“合龙门”仪式非常隆重,无外乎烧香上供祭拜,合龙门的习俗又一直延续到今天。

鲁班虽已与世长辞,但他的精神却永远活在家乡人们心中。然而,传说虽然不是信史,但毕竟又有一定的内在联系。民间说鲁班死后葬在灵山,工匠说仙逝驾彩凤云游九州。还有民歌唱道:“古来有座赵州桥,一夜修成是鲁班。”而史学家的考证是:“赵州桥”又名“安济桥”,位于河北赵县城南洨(音“淆”)河上,是中国现存的古代大石拱桥,始建于隋开皇大业年间(公元590~608年),建桥工匠师是李春,但谁能说他不是鲁班的的传人?

改革开放,百废俱兴。国家设立“鲁班奖”弘扬鲁班文化,继承发扬鲁班精神。鲁班文化是人类共有的历史财富,必将造福于当今与后世,造福于世界全人类。去年,航天英雄杨利伟来访“科圣”故乡,滕州人民热情地接待了“神舟5号”英雄。航天使者的光临,给滕州带来极大的鼓舞和鞭策,就是这位航天英雄率先圆了古代人的飞天梦。而今,灵山依旧苍翠,漷水千古长流,鲁班永远留在滕州人民心中。人们每当路经北留公路漷河大桥,总要凝神观望淙淙西流的漷水,注目观看大桥上方的“漷河”路标,驻足寻觅东北方向众多的沙土岗子,用祈求的眼神去寻找鲁班故里,然而公输村已消失在茫茫田野中……

笔者再三地思考:任继愈先生一向治学严谨,考证与著述等身,之所以定论“鲁班故里在滕州”,是因为无不存在大量的史实依据。众学者认定“鲁班故里在滕州”,除了文献还存有众多的遗址、遗迹。因此,从大范围上说,鲁班是鲁国人;从小范围上讲,鲁班是滕州人。东郭镇境内有鲁班的故里,鲁寨是鲁班的第二故乡。而里籍考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弘扬鲁班文化,学习鲁班精神,共同构建和谐社会,致力造福于全人类。考说当与否?期待大家评说。

下一篇:鲁 班 考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