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说讲学
来源:中国国际墨学网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墨子和孔子一样,率领学生们周游列国,先后到过宋、齐、卫、楚、鲁、魏等国,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并且付诸行动。周贞定王二十五年(公元前444年),二十五岁的墨子和徒弟一起南游讲学,墨子说:我们这次去卫国,你们给我把书都带上。

  徒弟们在马车上装了一些书,墨子看看说:太少了,要多装一些。

  弟子旋唐子有些不悦地说:先生装载这么多书,路途太劳累了,再说装这么多书又有什么用呢?

  墨子说:过去周公每天早上要读一百篇书,晚上还要接见七十个读书人,所以他知识渊博,政绩显著。我上没有治理国家的责任,下没有耕种土地的任务,怎么敢不读书呢?旋唐子不再言语。

  墨子和徒弟们奔走于楚国、越国、宋国等列国之间,一边讲学、宣传他们的主张,同时一有空闲墨子就和弟子们探讨问题。

  周考王二年(公元前439年),三十岁的墨子来到楚国,他们拜见了楚国的国君,墨子将自己的书赠送给了楚惠王,然后又让人召集楚国的大夫们宣传自己的主张。墨子讲到人们若要实行兼爱,除了宗教的制裁,还需要政治的制裁。

  一个楚国的大夫问道:为什么人们竟然自愿选择要有这样的绝对权威来统治他们呢?

  墨子说:人们接受这样的权威,并不是由于他们选中了它,而是由于他们无可选择。在建立有组织的国家之前,人们生活在自然状态之中。但是人们都各自有自己的想法,无人统领,后来必然天下大乱,所以天下要有才能的人立为天子。国君一开始也就是天下人设立的,是为了把他们从混乱拯救出来。

  楚国大夫说:照墨子的这个说法,国家和国君又都是通过天帝的意志设立的了?

  墨子说:一国之内,只能有一义存在,若别的义存在,人们很快就会返回到自然状态,天下就会大乱,一无所有。现在天下到处打仗,一片混乱,就是因为不义的存在……”

  墨子在楚国讲了一些时日,又来到了宋国。

  这年深秋的一天上午,墨子和弟子们在宋国的一个街市中心讲完他们的仁义主张,穿过大街,正准备找个地方休息,天色忽然阴暗下来,接着就下起了小雨。墨子对徒弟们说:前面不远就到客栈了,我们往前赶吧。

  雨水淋湿了衣服,墨子打了几个喷嚏,觉得浑身有些发冷,到了客栈之后,墨子染上了风寒,便卧病在床。晚上,墨子忽然听说弟子跌鼻来看他,便叫人传了进来。跌鼻走进来,本来想问一些问题,看见墨子躺在床上,面色有些灰暗,十分纳闷地说:先生平时告诉我们鬼神无所不知,行善事的人得好报,行恶事的人受惩罚。先生是天下有名的圣人,怎么也会得病呢?这是您的话不对,还是由于鬼神不知道?

  墨子说:不能得出这个结论。人得病原因很多,怎能和鬼神联系在一起呢?人之所以得病,是因为有的人因为寒暑,还有的人因为劳苦。鬼神惩罚了病,而不是因为其它原因。

  墨子在宋国讲完了学,重新回到了鲁国。在到处奔走列国的几年间,宣传行义,兴天下之利,除万民之害,可是收效甚微。他深深感到单靠自己和几个徒弟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他把徒弟们叫到跟前,说:现在要改变一些方法,我们几个人的力量太小了,要让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这个队伍里来……”

  弟子旋唐子说:先生莫非要组织更多的人为义献身?

  墨子点点头:我现在三十岁了,我的主张仍然没有广泛地宣传出去,很多人怀疑我们。现在我有了一个想法,就是要创建一个平民学校,培养更多的人,让他们学成后广泛宣传我们的墨学主张。

  旋唐子说:先生的这个想法确实不错。刚才我听说,我们鲁国南部有一个叫吴虑的人,冬天利陶,夏天耕作,但他自比尧舜。听说他很有学问,也很有见识。

  墨子兴奋地说道:我要去见见这个人。

  于是墨子带着旋唐子来到了吴虑所在的村子。墨子在村人的指点下走进了一个干净整洁的院落,他看到一个男人正在院落里劈柴。于是走向前来,施了一礼,说道:这位可是吴虑?我是墨翟。

  吴虑说:“你就是那个到处宣传为义主张的墨翟?

  墨子点点头。吴虑放下手里的斧头,说:我知道贵在切实可行,你何必到处宣传呢?墨子笑笑说:“你亲自陶稼,分之于民,获利太小,我宣传义,可以救天下获利巨大。怎能不去宣传呢?

  吴虑说:你说的果真是事实吗?

  墨子说:我有很多弟子,他们都在宣传我的主张。现在我还要办一所平民学校,让更多的人进行宣传,你说我的获利会不会是巨大的呢?

  吴虑点点头。墨子说:那你是不是愿意到这个平民学校里来,获取更大的利呢?

  吴虑说:那好吧,墨子,我随你去。

  秋天的九月,天空显得格外高远。墨子站在院内看着涌进院内的人,洋溢着浓浓的热情,他不停地招呼徒弟为前来报名的人登记,并不时回答着那些人的问题。而在通往院子的小路上,不断有人朝这走来,还有人在外面高声喊着:墨子开办学校了,大家都快来报名学习喽!这样墨子创办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设有文、理、军、工等科的综合性平民学校,他要培养大批人才,让自己的学说成为言盈天下的显学。

  墨子自己讲,也让弟子们讲。但是他知道仅靠说教是不行的,还必须有坚强的实力做后盾才能成功。于是,他组建了有纲领、有组织和严密纪律的墨家团体。其纲领是实现义,其领袖为巨子。墨子要求成员身穿粗布衣,脚登木屐子,以苦为乐;不仅要有知识和专业技能,多数成员还要接受军事训练,并随时准备打仗,为义献身。这就组成了中国最早的民间武装团体。

  墨子的学校红红火火地开办起来,武装团体也制定了相应的制度进行约束,一切都纳入了正常的轨道。

  几个月之后,已是百花盛开的春天,墨子踌躇满志,他决定带领弟子再到各国游说。这天墨子让弟子召集一些人,准备好上路所带的东西。

  墨子的弟子魏越和几个人打理好一切,然后看着墨子说:先生见到各国之君说什么呢?墨子答道:每到一国必须选择那些急需的事先讲。国家混乱则语之尚贤、尚同;国家贫穷则语之节用、节葬;国家喜好声乐沉迷于酒色则语之非乐、非命;国家淫僻无礼则语之尊天事鬼;国家抢夺侵凌则语之兼爱非攻。

  墨子带领徒弟四处奔走,上说诸侯,下教民众,见到众人就说给他们听。晚上睡的席子可以不保暖,但都坚守信念,以自苦为乐,以吃苦为高尚,往北游齐,往西游说卫国、郑国,往南游说宋、蔡、楚、越等国。

  随着墨子学生的增多以及在社会上影响的增大,逐渐形成了以墨子为领袖的有着严密组织、共同执行一定的政治任务的学术社团。

上一篇:非儒立墨
下一篇:游说列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