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传弟子和后学弟子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墨子三传弟子有田系、田俅子、相里子、相夫氏、邓陵子、苦获、已齿、五侯、我子、缠子、孟胜、徐弱、田襄子、腹黄享、夷之、谢子、唐姑果。
 
        1、田系    为许犯的弟子,墨子三传弟子。
墨 子 三 传 许 子 弟 子 :
田 系 学 于许 犯 , 显 荣 于 天 下 。 吕 氏春 秋 当 染 篇 。
2、田俅    齐国人,墨子的三传弟子。他西入秦国,想拜见秦惠王,但他在秦国整整呆了三年也未能见上。后来他到楚国见楚王,楚王“与将军之节以如秦,”即作为楚国使节使秦,这样他见到了秦惠王。在楚宫廷上,楚王问:墨家学说“其身体则可,其言多而不辩,何也”?田俅答曰:“今世之谈也,皆道辩说文辞之言,人主览其文而忘其用。墨子之说,传先王之道,记圣人之言,以宣告人。若辩其词,则恐人怀其文忘其直,以文害用也。”
田 俅 子 汉 书 蓺 文 志 。 「 俅 」, 一 作 「 鸠 」 , 鸠 、 俅 音近 , 马 骕 、 梁玉 绳 并 以 为 一 人 , 是 也 。 齐 人 , 学墨 子 之 术 。 吕氏 春 秋 首 时 篇 , 淮 南 子 道 应 训 高 注 。 田 鸠 欲 见 秦 惠王 , 留 秦 三 年 而 弗 得 见 。 客 有言 之 于 楚 王 者 , 往 见 楚 王, 楚 王 说 之 , 与 将 军 之 节 以 如 秦 。 至 , 因 见 惠 王 。 告 人曰 : 「 之 秦 之道 乃 之 楚 乎 ? 」 吕 氏 春 秋首 时 篇 、 淮 南 子 道 应 训 云 「 出 舍 喟 然 而 叹 , 告 从 者 曰 『吾 留 秦 三 年 ,不 得 见 , 不 识 道 之 可 以 从 楚 也 』 。 」 他感慨的说。想不到要想到秦国见秦惠王,却要先得到楚国去见楚王。
徐 渠问 田 鸠曰 : 「 臣 闻 智 士 不 袭 下 而 遇 君 , 圣 人 不 见 功 而 接上 。 今 阳 城 胥 渠 , 「 今 」 , 韩 子 讹 「 令 」 。 今据 卢 文 弨顾 广 圻 校 正 。 明 将 也 , 而 措 于 屯 伯 ; 「屯」 , 韩 子 讹 「 毛 」 。 今 据 顾 校 正 , 下 同 。 
公 孙 亶回 , 圣 相 也 , 而 关 于 州 部 , 何 哉 ? 」 田鸠 曰 : 「 此 无 他故 异 物 , 主 有 度 , 上 有 术 之 故 也 。 且 足 下 独 不 闻 楚 将 宋觚 而 失 其 政 , 魏 相 冯 离而 亡 其 国 。 二 君 者 驱 于 声 词 , 眩乎 辩 说 , 不 试 于 屯 伯 , 不 关 乎 州 部 , 故 有 失 政 亡 国 之 患。 由 是观 之 , 夫 无 屯 伯 之 试 , 州 部 之 关 , 岂 明 主 之 备 哉! 」 韩 非 子 问 田 篇

一天, 徐渠问田鸠道:我听说智士不需经历逐级升迁就能得到君王的赏识重用,圣王不必显示成绩就能别君王重用,阳城的义渠市一位英明的将军,可他曾经做过屯长;公孙檀是个贤德的宰相,可他却做过州官,这是为什么呢
田鸠回答,这没有什么别的缘故,就因为君王要按照法度,运用权术来治理国家。再说,难道您没有听说过楚国任用宋 而败坏了政事,魏国任用……这两国的国君都是为花言巧语被诡计所迷惑,他们选用的将相不经过屯或州部工作的考验,因而才造成了政事败坏,国家灭亡的祸患。由此看来,不经过低级职务和基层工作的考验来选拔大臣,不是英明君主所应采取的办法。
 
 
 楚 王 谓 田 鸠曰 : 「 墨 子 者 , 显 学 也 。 其 身 体 则 可 , 其 言 多 而 不 辩 ,何 也 ? 」 曰 : 「 昔 秦 伯 嫁 其 女 于 晋 公 子 , 令 晋 为 之 饰 装, 晋 疑 鲁 之 讹 。 从 文 衣 之 
媵 七 十人 , 至 晋 , 晋 人 爱 其 妾 而 贱 公 女 。 此 可 谓 善 嫁 妾 , 而 未可 谓 善 嫁 女 也 。 楚 人 有 卖 其 珠 于 郑 者 , 为 木 兰 之 柜 (用木兰做了一个匣子,用肉桂,花椒熏香,并在匣子上镶嵌上珠宝美玉,还用红色的玉石装饰,用翡翠点缀。), 熏桂 椒 之 椟 , 缀 以 珠 玉 , 饰 以 玫 瑰 , 辑 以 羽 翠 。 郑 人 买 其椟 而 还 其 珠 。 此 可 谓 善 卖 椟 矣 , 未 可 谓 善 鬻 珠 也 。 今 世之 谈 也 , 皆 道 辩 说 文 辞 之 言 , 人 主 览 其 文 而 忘 其 用(君主听到华美的文辞就忘了他是否有用。) 。 「其 」 , 韩 子 作 「 有 」 , 今 以 意 改 。 墨 子 之 说 传 先 王之 道 , 论 圣 人 之 言 , 以 宣 告 人 。 若 辩 其 辞 , 则 恐 人 怀 其文 忘 其 用 , 此 字 韩 子 无 , 据 顾 校 增 。 直以 文 害 用 也 。 此 与 楚 人 鬻 珠 、 秦 伯 嫁 女 同 类 , 故 其 言 多不 辩 。 」 韩 非 子 外 储 说 左 上 篇 。 箸书 三 篇 。(墨子的学说是用来传授先王之道的,论说圣人言语。如果要他修饰文辞,那恐怕人们只会喜爱他的文辞而忘掉它的实际价值。这与楚人卖珠,秦伯嫁女是同样的道理。所以,墨子的言论虽很多,但却不动听。)
 
汉 书 蓺 文 志 墨 家 田 俅 子 三 篇 , 本 注 云「 先 韩 子 。 」 盖 班 固 亦 谓 即 田 鸠 也 。

3、相里子    相夫氏    邓陵子    他们是墨子去世后墨家的三位代表人物。
相 里 子 , 韩 非 子 显 学 篇 、 元 和 姓纂 。 名 勤 , 庄 子 天 下 篇 。 释 文 引司 马彪 云 「 墨 师 也 , 姓 相 里 名 勤 。 」 姓 纂 云 「 晋 大 夫 里克 为 惠 公 所 灭 , 克 妻 司 成 氏 携 少 子 李 连 逃 居相 城 , 因 为相 里 氏 。 李 连 玄 孙 相 里 勤 , 见 庄 子 。 」 案 : 此 疑 唐 时 谱谍 家 之 妄 说 , 恐 不 足 据 。 南方 之 墨 师 也 。 成玄 英 庄 子 疏 。 为 三 墨 之 一 , 韩 非子 显 学 篇 。 箸 书 七 篇 。 姓 纂 引 韩子 云 「 相 里 子 ,古 贤 也 , 箸 书 七 篇 。 」 案 : 韩 子 无 此 文。 汉 书 蓺 文 志 墨 家 亦 无 相 里 子 书 , 姑 存 
以 备 考。
 
    相 夫氏 , 韩 非 子 显 学 篇 。 元 和 姓纂 二 十 陌 , 有 伯 夫 氏 , 引 韩 子 云 「 伯 夫 氏 , 墨 家 流 也 。」 则 唐 本 「相 」 或 作 
「 伯 」 , 
或 当 作 「 柏 」 , 与 「 相 」形 近 。 亦 三 墨 之 一 。
 
    邓 陵子 , 南 方 之 墨 者 , 诵 墨 经 , 庄子 天 下 篇 。 案 姓 纂 云 「 楚 公 子 食 邑 邓 陵 , 因 氏 焉 。 」 据此 , 则 邓陵 子 盖 楚 人 。 亦 三 墨 之 一 , 韩非 子 显 学 篇 。 有 箸 书 。 姓 纂 云 「邓 陵 子 箸 书 见 韩 子 。 」 案 : 韩 子亦 无 此 文 。
 
    韩 非子 显 学 篇 云 「 自 墨 子 之 死 也 , 有 相 里 氏之 墨 , 有 相 夫 氏 之 墨 , 有 邓 陵 氏 之 墨 , 墨 离 为 三 。 」
 
 
4、苦获    已齿    五侯    苦获、已齿是南方之墨者,五候是相里勤的弟子。他们都诵读《墨经》,但见解不同,互相排斥,称对方为“别墨”,“自己为“真墨”。他们都把钜子当作圣人,奉巨子为祖师,希望能够继续他的事业。
苦 获 , 南方 墨 者 。 庄 子 天 下 篇 。
己齿 , 南 方 墨 者 。 庄 子 天 下 篇 。释 文 引 李 颐 云 「 苦 获 、 己 齿 , 二 人 姓 字 也 。 」 案 : 「 姓字 」 当 作「 姓 名 」 , 疑 并 楚 人 。
    5、我子    为六国时人,墨家后学弟子。
6、缠子    墨家后学弟子,曾与儒家后学弟子董无心论道,指出“我们墨家敬重鬼神,重视鬼的作用”,“秦穆公德业显著,上帝赐给他九十年阳寿”。又说:“文言华世,不中利民,倾危缴绕之辞者,并不为墨子所修。劝善兼爱,则墨子重之”。
董无心反驳说:“饶舜没有赐年,桀纣照常上朝。他们太远古了,以近的秦穆公晋文公为例吧。这谥号是君王身死之后,由后人根据他生平事迹追任的,谥号是一个人一生功过评价的写照啊。秦穆公的穆字是误乱之称,晋文公的文字则是文德惠爱的表示。有误乱行为的人,天赐给他年寿,有德操的人,天却夺去他的性命,这是为什么呢。
缠 子 , 广韵 二 仙 云 「 缠 , 又 姓 。汉 书 蓺 文 志 有 缠 子 着 书 。 」 案 : 汉 志 无 缠 子, 此 误 。 修墨 子 之 业 以 教 于 世 。 儒 有 董 无 心 者 , 其 言 修 而 谬 , 其 行笃 而 庸 , 欲 事 缠 子 , 缠 子 曰: 「 文 言 华 世 , 不 中 利 民 ,倾 危 缴 绕 之 辞 , 并 不 为 墨 子 所 修 。 劝 善 兼 爱 , 则 墨 子 重之 。 」 意 林引 缠 子 。 缠 子 与 董 无心 相 见 讲 道 , 缠 子 称 墨 家 佑 鬼 神 , 引 秦 穆 公 有 明 德 , 上帝 赐 之 十 九 年 ; 董子 难 以 尧 舜 不 赐 年 , 桀 纣 不 夭 死 。 论衡 福 虚 篇 。 箸 书 一 卷 。 意 林 。
 
    7、孟胜    徐弱    田襄子   
   孟胜与田襄子先后为墨家巨子,徐弱为孟胜弟子。孟胜与楚国阳城君非常友好,阳城君请他守卫自己的食邑,并剖分一块璜玉作为符信,与他约定说:“合符以后才能听从命令。”周安王二十一年(前381年),楚悼王死后,大臣们攻打吴起,在楚王停丧的地方展开战斗,阳城君也参与此事。
    后来,楚国要治这些大臣的罪,阳城君逃走了,楚王下令收回他的食邑。孟胜说:“我接受了为阳城君守食邑的命令,并与他有符信为证,现在我没有见到另一半符信,而自己的力量又不能阻止楚国收回食邑,所以我不死是不行的。”
孟胜的弟子徐弱劝他说:“如果您的死对阳城君有好处那么这个死就值得;如果对阳城君没有好处,那就白白断绝了墨家的后代,所以,您不能去死!”孟胜说:“不然,吾于阳城君也,非师则友也,非友则臣也。不死,自今以来,求严师必不于墨者矣,求良臣必不于墨者矣,死之所以行墨者之义而继其业者也。”他决定把巨子职位传给宋国的田襄子,并派人去传达他的命令,然后刎颈而死。孟胜死后,有一百八十三个学生为他殉死。
两个传令给田襄子让他继承巨子职位的学生,传完命令后要返回楚国为孟胜殉死。田襄子制止他们说:“孟胜已经把巨子的职位传给我,你们应该听我的!“但两个人还是回到了楚国,为孟胜而死。
还有一说法,他们两个被田襄子杀死。
孟胜不仅是“南方墨者的大师”,而且还是整个墨家的首领。
8、腹黄享       墨家巨子,曾在秦国居住多年。有一次,他的儿子杀了人, 秦惠王对腹黄享说:“您年纪大了,又没有别的儿子,我已下令免除您儿子的死罪了,希望您能听我的话。”腹黄享回答说:“墨者之法曰:‘杀人者死,伤人者刑,’此所以禁杀伤人也。夫禁杀伤人者,天下之大义也。王虽为之赐,而令吏弗诛,腹黄享不可不行墨者之法。”终于,还是把儿子杀掉了。 

上一篇:再传弟子
下一篇:墨氏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