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的爱情观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战国之世的墨学是显学,墨书是宝典,而墨学的创立者墨子,更是具有十大精神的“科圣”。他对我国科学、哲学、名学、兵学、神学、文学、政治、经济、教育、社会诸方面的论见,创获独多。特别是社会上最具永恒性美德的“兼爱”,及当时战乱救助良药的“非攻”,尤为世人所乐道。
    本文探究其在人类历史长河里,扮演重要角色的“爱”;在生命过程中,肯定了它完整的“爱”——先就其“爱”与“情”相关性,互动性论略,再以其“爱”的真谛,分从“男女夫妻之爱”、“父母子女之爱”、“师生之间的爱”、“国家人类之爱”四个角度,剖析申说它的内涵;阐扬探求它的精义。指出“爱情”是个人与个人之间,个人与群体之间,以及群体与群体之间维系的重要力量,更是“祥和世界”、“美好未来”的基因或动原。总结“大爱所在,无处不春”,践行科圣爱情观,是人类的福祉所在。
    下面,就让我们分别检视一下墨子的四种爱情:
    (一)男女夫妻的爱
    墨子主张人与人之间要“相爱”,男女夫妻间,更应相互关怀、相互尊重、相互照顾、相互……。所以他在兼爱中尝说:“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这种彼此“相爱”的份子,构成的家庭,构成的社会,应是人类祈求、盼望、追寻,营造的美好的空间。
    在这方面,我觉得下面二句话,更可爱,更重要,也更具代表性:
    他说:“我用爱的力量,把对方钩(拉)过来,让他(她)投入我的怀抱;用恭敬的态度,拒绝对方的要求,让他(她)了解我的苦衷。”(鲁问)
    这些话,看起来,虽然非常平淡,但用在当下社会,我们青年男女的交往上,或是夫妻之间的相处上,那是多么美好的现况,又是多么美好的结果。
    我们若把这些话,再扩充开来,让全世界,国家与国家之间,在外交上,如果也能以“爱的力量”与“恭敬的态度”来相互交往,来处理政事,你看,那世界多可爱,那空间多美好。
    墨子“钩之以爱,揣之以恭”,这两句话,胡适就常写来赠送友人。
    (二)父母子女的爱
    这种爱,我们可以从“父母对子女”及“子女对父母”两个角度来看看:
    (1)父母对子女的爱
    墨子认为父母对子女的爱永恒不变。他曾说:“爱,就是一种不知道对象在哪里,也绝不会损害他的爱心。就像父母失去子女一样,不管子女流落到哪里,也不管他(她)是生活在多么贫困的环境,或是多么险恶的地方。父母的爱心,是不会有丝毫改变的。”(经下)
    此外,他不主张“偏爱”或“溺爱”。如果要选择负责传承大任的孩子,一定要从他的志愿和行事两方面合起来观察,才能判断正确。所以当鲁君问他:“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好学,一个喜欢分财给别人,你看我立哪个做太子才好”时,墨子就回答说:“光从这一点看,是不能知道的。因为他们这种行为的动机,也许仅是为了你的赏赐,或为了获得好的名声。(意译)……我希望主君能够把他们的志愿和行事合起来观察才好。”(鲁问)
    (2)子女对父母的爱
    在这方面,墨子的言论说得很清楚:
    他一则说:“厚待双亲,是人子应尽的本分”。(大取)
    再则说:“人们在家孝顺父母,出外弟长乡里……这是在上位的所奖赏,而百姓所称赞的。”(非命上)
    三则他更说:“孝顺,就是怎么做有利双亲,就怎么做。这就是人子的本分。也就是说,只要子女的能力,能够在精神与物质方面,都能满足父母的需求,那就尽力去做,绝不会要求任何条件,亦不会有任何存心。”(经上)
    一个人,能够这样孝顺父母,自然,就是爱他(她)父母亲的一种行为表现了。
    (三)师生之间的爱
    首先我要说明的是:任何一种教学(育),都必须以“爱”做为中心,以“爱”做为动力,以“爱”做资源,才会容易成功。
    墨子对他的学生,在赋予重大责任,或者为他们讲解主要思想的时候,他的内容与口吻,都是充满着“爱”的滋味:
    譬如他答复他的学生问话时说:“平常多说话,是没有用的。还是掌握适当的时机,然后再加以说明,才更有效。”
    譬如他告诉学生,在那个“民有三患”的战国时代,“吃饭,要先求能吃饱,然后再讲求美味;衣服,要先求能温暖,然后再讲求华丽……”的道理。
    在这里,我要补充说明的,所谓“三患”,就是指饥饿的人,没有饭吃;寒冷的人,没有衣穿;劳累的人,没有休息。(非乐上)
    (四)国家人类的爱
    墨子在他的著作“兼爱”上中下三篇里,讲了很多“爱”的对象,“爱”的层次的话:像“爱利我的父母亲”、“爱利别人的父母亲”、“爱利自己的家庭”、“爱利自己的国家”、“爱利全国的老百姓”等。
    由这里,可知墨子是主张爱心应该加以扩张的。
    或者说,他是主张,在博爱的胸怀下,不仅对自己有关系及喜欢的人,付出爱心,甚至连自己不喜欢及无关的人,也同样给予一种高度的爱。
    墨子对于人间“大爱”的阐扬非常多。这里只取用他的部分言论:譬如他曾经说:一个仁慈的国家元首,当他为天下国家打算的时候,就和一个孝顺的儿子,替他父母的打算是一样的。(节葬下)
    从这段话,我们更可以证明墨子很讲求孝顺。自然也对别人批评他“无父”之说,具有消音作用。而更可由此知道,一国元首,为国做事,就像为父母做事一样。这话,不只是在古老年代,令人惊异不已,即使是在当今天下,也叫人赞叹没完啊!
    也曾经说:爱别人的父母亲,就像爱自己的父母亲一样。(大取)
    也说:看待别人的国家,就像自己的国家;看待别人的家庭,就像自己的家庭;看待别人的身体,就像自己的身体。(兼爱中这些话,有人误解,容后文辩之)
    又说,凡是学习爱人,爱广大的群众,就像爱少数的个人,我爱你,就像你爱我(明人冯小青有“卿须怜我,我怜卿”之言近似),爱护上古的人,和爱护以后的人,也要像爱护现代人一样。(大取)
    这些话,所表达的“爱”的领域,是多么的广大,又是多么的深远!
    不过,在这里,我要说明的是:
    墨子书中“爱人之亲,若爱其亲”(大取)等一类的话,所使用的“若”字的意义,应该是“好像”的意思,而不是“等同”的意思。这两者之间,应该是非常有差距的。换句话说:“爱人之亲,若爱其亲”;“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这些原文原义,只是把别人的父母亲,别人的家庭,好像是当做自己的父母亲,自己的家庭而已,并不完全是一样的。
    总而言之,“爱情”是个人与个人之间,个人与群体之间,以及群体与群体之间,维系的重要力量,更是“祥和”世界“美好”未来的基本因素或动源。几乎可以说,一个真真正正懂得“爱”情,而且能够身体力行的人,就是哲人,甚至是圣人。
    综观上述,这些“提要钩玄”的话;可以总结说:“大爱所在,无处不春”。我们若能践行“科圣的爱情观”,美好未来的生活空间,也许很快就要到来,管见如是,不知诸君,以为若何?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墨子伦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