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还是集体误读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历史总是藏着重演的可能,只是没人知道它到来的时间。
  先秦之际,墨学、儒学并称显学。秦汉嬗替,墨学突然沦亡,声息全无,好像这世上从未有过一个叫墨子的人,从未有过一个红火一时的墨家学派。漫长的沉寂和静默,直到中国的十九世纪,在痛苦的呻吟中,不堪回首的结束。
  墨子,沉睡2000年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线偶像。
  让我们借用、回顾一下当时的名人名言:
  今欲救之(指中国),厥惟墨学。
  (墨学的)非命主义,直捣儒道两家的中坚,于社会最为有益。……真是思想界一线曙光。
  墨子真算千古的大实行家,不惟在中国无人能比,求诸全世界也是少见。
  墨子又是个极端的人,……他觉得旧社会整个要不得,非从根本推翻改造不可。所以他所提倡几条大主义,条条都是反抗时代潮流,纯带极端革命的色彩。革除旧社会,改造新社会,就是墨子思想的总根源。
  近代马克思一派说,资本家的享用,都是从掠夺而来。这种立论根据,和二千年前的墨子正同。
  墨子是个小基督,从别方面说,墨子又是个大马克思。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在“唯物观”的基础上建设出来。墨子的“唯物观”,比马克思还要极端。
  ——梁启超《墨子学案》等,1921年
  (墨子)其道德则非孔老所能窥视也。
  墨子之教,实与天方(伊斯兰教)、基督同科。
  ——章太炎语
  古时最讲爱字的莫过于墨子。墨子所讲的'兼爱’,与耶稣所讲的博爱是一样的。
  孙中山《民族主义》
  “列宁在苏俄实行的与墨子理论近似,但比墨子的学说更彻底、更深刻、更伟大”。
  ——蔡和森语
  墨翟也许是中国出现过的最伟大的人物。
  ——胡适语
  墨子是个劳动者,他不做官,但他是比孔子高明的圣人……。是古代辩证唯物论大家。”
  《毛泽东评点古今人物》
  除这些引言之外,鲁迅在《故事新编》里,直接赞颂过墨子的言行。鲁迅作为大禹的故乡人,对黑色的偏好,一直被认为与墨子有关;而鲁迅,也将墨子视为中国的脊梁。蒋介石在“西安事变”期间,“阅墨子自遣”,后张学良劝谏,顺带劝说:“余觉委员长之思想实太右太旧”,“委员长所看之书多是韩非子、墨子一类,岂非太旧?” 但蒋介石随即以“尔是以马克斯资本论与共产主义等书为新书乎?……余在十五年前,已不知批阅几次矣”之语回应张学良。
  20世纪中国上半叶,当时社会上最具影响的政治精英和文化“大腕”,在对墨子的兴趣和地位评价上,章太炎与梁启超,胡适与鲁迅,蒋介石与毛泽东,并没什么不同。中外、新旧思想猛烈碰撞之际,这些精英人物的心中,老子与佛陀,孔子与基督,墨子与马克思,也没有太大区别。当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政治秘书的陈伯达,在1939年写成《墨子哲学思想》一书,毛泽东以略见欣喜和肯定的语气,对陈说,“这是你的一大功劳,在中国找出赫拉克利特来了”。
  那时,中国社会众多知名、重要学者,没有谈论过墨子的,可能没有。就当时的客观情景而言,以往以孔孟为标志的中国传统文化,刹时间,变成了以墨为尊的局面。梁启超的号,任公一名,即取自《墨子》。
  这,就是近代所谓墨学的复兴。
  就在对墨子一边倒的赞美声中,有一个人,发出了反对的声音。写于1943年8月,后收入《青铜时代》的《墨子的思想》一文,表达了郭沫若对于墨子,与众不同、截然相反的见解。
  墨子始终是一位宗教家。他的思想充分地带有反动性——不科学,不民主,反进化,反人性,名虽兼爱而实偏爱,名虽非攻而实美攻,名虽非命而实皈命。像他那样满嘴的王公大人,一脑袋的鬼神上帝,极端专制,极端保守的宗教思想家,我真不知道何以竟能成为了“工农革命的代表”!
  简直是一派极端专制的奴隶道德!
  简直是不知精神文化为何物的一种狂信徒了。
  在我看来,墨子只在那里唱高调,骗人。
  墨子这位大师,我们如能以希伯来的眼光批评,尽可以说他是中国的马丁路德,乃至耶稣;然我们如以希腊的眼光来批评他时,他不过是一位顽梗的守旧派,反抗时代精神的复辟派罢了。
  墨子是一位绝好的教祖,和耶稣、穆罕麦德比较起来,实在是毫无逊色的。
  近时的纳粹法西斯者流,不是同样有这种精神么?
  在另一本书中,郭沫若直言:
  墨子完全是反革命派。
  (引文资料,出自《十家论墨》)
  革命-反革命;改造-复辟;民主-专制;智者-狂信徒;圣人-愚顽;救星-骗子;伟大-法西斯,同一个墨子,同一个时期,如此针锋相对、冰炭不同的观点,可以肯定,至少有一边,误读了墨子;要不,就是两边都误读了——难道墨学的第一次复兴,根本就是一场误会?
  究竟是谁误读了墨子?
  墨学复兴,初起之时,风起云涌,蔚为大观。然而,40年代一经结束,墨学偃旗息鼓,以一种奇诡和耐人寻味的方式,再次退出主流社会的视野。只剩下几个文人学者自说自话的絮聒。
  墨学,第二次结束了显学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