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是个什么人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说起军火商,不免就要说起和公输般争鸣的那个墨子。墨子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司马迁在《史记·孟子荀卿列传》中只为他做了个短短的附传,寥寥数语,说:“墨翟,是宋国的大夫,擅长守卫和防御的战术,竭力提倡节省费用。有人说他与孔子同时,也有人说他在孔子之后。”
  墨子曾受孔子之术,习儒者之业。他后来“以为其礼烦扰而不悦,厚葬靡财而贫民,久服伤生而害事”,就脱离了孔门自立门派,“背周道而用夏政”,“法夏宗禹”,创建了墨家学说。
  今天的人给墨子安排了一大串挺吓人的头衔:战国初期的思想家、教育家、科学家、哲学家、军事家和社会活动家……然而在我看来,墨子首先是墨党的党魁,其次是一个军火商,而他做军火商的目的,一为墨党筹措经费,一为墨党政治目标提供战争技术。
  在真实的历史当中,墨家可谓中国最早的民间武装团体,可谓中国最早的地下会社。然而墨子异于诸子,墨家与百家不同,它有自己的组织系统、政治纲领、行动宣言、经费来源以及最高权威的领袖,可谓中国最早之政党。所以墨家的确切称谓应为墨党,墨子即是墨党的第一任党魁。
  在墨党内部,党魁叫做“巨子”,拥有绝对的权威。墨子当日亲信弟子多达数百人,他们都是墨党的核心成员,当中禽滑厘最为出色,墨子死后他接任了党魁。
  墨党成员被称为“墨者”,他们大多来自社会下层,平日里短衣草鞋,参加劳动,“串足胼胝,面目黎黑”,以吃苦为高尚事。墨党提倡兼爱大义,专以扶弱抑强为职志,至于自己吃任何苦楚,皆所不计。《淮南子》说:“墨子服役者百八十人,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还踵。”
  要维持墨党的运转并不容易,为此墨子曾制作木飞机和重型武器和守城工具在市场上出售。据《墨子》记载,那些重型武器包括连弩车、转射机、藉车,火力都异常强大。
  另据《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记载,墨子做了一个跟鲁班差不多的木飞机,花了三年工夫才做出来,飞了一天就掉下来。他的一个弟子拍马屁说:“老师您真有智巧啊,竟然能让木头的老鹰飞起来。”墨子教诲他道:“我不如做车辕的木匠能干啊。他们用仅一尺的木头,不用一天的时间,却能承载三十石的重量,载得又多,跑得又久。你瞧我的破木鹰,三年才干成,一天就坏了。”
  墨党在其党魁的领导下,誓要在中国建立一个全新的理想社会,使人人都“兼相爱,交相利”。他们以为同为人类,皆宜兼而爱之,不应有亲疏远近之差别。为此墨子还自称兼士,称儒家的爱人为别士。
  然而墨党的政治纲领难于实践,虽然他们心中有一个乌托邦,然而当战国初始,列国政治的野心初现,又有战争技术的提升,杀戮和交攻已不可避免。在一个崇尚强力的年代里,墨子和墨党注定像流行一样,虽然瞬间灿烂过,却终究要熄灭、坠落。
  在墨子亡故之后,墨党在楚国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当日权贵杀害吴起,乱箭伤了楚悼王的尸体。楚肃王即位之后,想趁机铲除贵族势力,就从严从重地惩办了他们。为了这档子事,七十多家贵族被灭门。当中有一家叫阳城君。墨党时任党魁率领骨干成员百八十余人为他守邑而死,墨党精英差不多损失殆尽。剩下来的那些二把刀见墨党已无老虎,就自立山头,三分而裂之,各以己方为正宗,相互倾轧。于是,墨党便衰落、崩溃,终至沦落、消亡。
  到了司马迁的时候,除了街道上还流落着几个有点墨者遗风、自命不凡的游侠外,世上已无真墨者。一个充满活力和觉察力的政党,终于在璀璨之后沦落成了黑社会。《史记》中只为墨子留下寥寥数言,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然而我们今天重新考究墨子及其学术,又总会为其震撼。在一个蒙昧的年代当中,竟然有一位如此杰出的志士,愿意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理想国,并且为此进行了几十年努力。他以民主和科学的逻辑,为中国开启了全新的思想光芒。他就像是一声爆炸,虽然没有炸开一个时代,却开启了理性的一丝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