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学的现代化与世界化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日期: 2004年07月01日           
   请作者与我联系
      1993年夏天,滕州的“国际墨子中心”隆重地破土了。本人有幸,不但参与了那次破土典礼,而且写了一首七言律诗,以志其盛。原诗是这样的:
 
                  墨翠向来是圣人,两千年后倍觉亲。
                  曲阜先传六经种,滕州后起精神新。
                  修身原为平天下,辞过方能爱人民;
                  展望墨学世纪外,长江大河贯古今。
 
    6年过去了,20世纪已近了尾声,而国际墨子中心不但矗立在滕州的大地上,而且一而再地在这里召开了轰轰烈烈的国际墨学会议。今天恭逢盛会,我不但亲身感到滕州后起的新精神,而且我乘此机会要同大家愉快地分享一下自己对墨学的现代化与世界化的理想和展望。
    (一)墨学现代化的主要内涵
    有人说:“现代化,既指现代文明中的能表现时代特色的社会建设或革新,包括了物质和精神双方面。”“就墨学的现代化而言,个人认为,其主要内涵可以包括以下几点:
    (A)韩非子曾说:“世之显学,儒墨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可见,孔子和墨子都是我国古代的伟大教育家。二十篇《论语》是孔门的基本教材,是儒学的人生哲学,但《论语》既非科学的陈述,更非军事的题材,而墨子的53篇,既有人生哲学,也有科学原理,更有军事应用。我们要将墨学现代化,就必须有一部可靠可读的版本,不但在文字上能够读得懂,而且在义理上能够条理分明。换句话说,墨学的现代化一定要作到“古为今用”,而且要坚持墨子的基本指示:“古之善者而述之,今之善者则作之,欲善之益多也”。
    (B)大家知道,儒学之所以在中国生根,而至于家喻户晓,是因为宋儒朱熹集诠了“四书”。墨学呢?虽然有清末孙诒让编纂了“墨子间诂”,但由于墨学本身涵纂了哲学、科学、神学、逻辑学和军事学,孙著并未能满足一般人的需要。自去年开始,人民大学的孙中原教授,中国社科院的谭家健教授,以及辅仁大学的赖碧霞教授以及本人开始了白译和英译墨子全书的工程,希望大家支持,更希望专家指导,但愿在三五年之内,我们能完成一部既权威又普及的文白对照和中英对照的《墨子全译全注》。
    (C)为了墨学的现代化,我们必须告别一言堂。这不但是墨子的教学重点,而且是当代中国现代化的金科玉律。没有群言堂,就不能有墨学的现代化!好在,我们这几届的墨学会议一而再地表现了群言堂的精神。例如,我第一次回到滕州广场的墨子像前,有人竖立了一块“唯物师祖”的碑,我就提出了建议;会议中,有人强调墨子的“天志”是用来愚弄老百姓的工具,张宝蕊同志就公开地提出了反驳。凡此都是打破一言堂开创群言堂的开始。只要群言堂的风气展开了,墨学的现代化就会一日千里了!
    (二)墨学世界化的几个步骤
    墨学的现代是墨学世界化的先决条件。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现代化的墨学,也就无法谈到墨学的世界化。然而,从实际上出发,现代化和世界化可以并列而不相排斥,因现代化是时间上的前进,而世界化则是空间上推广。我们认为,在二十一世纪即将来临之际,墨学的世界化可以分为三个步骤:
    (A)研究儒学,我们在曲阜有一座曲阜师大;研究毛泽东思想,我们在湘潭有一座湘潭大学;研究墨学,我们在滕州就成立了“国际墨子研究中心”。可是,这座中心到现在为止,没有硬件的设施,没有软件的配合。为了墨学世界化,我们要在三五年间采购一批中西文有关墨学的文献,以充实我们墨学中心的图书,并且邀聘一批国内外的墨学专家正式成立一个墨学研究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招来欧美的学者前来中国研究墨学;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免除“礼失而求诸野”的危机!
    (B)世界宗教史告诉我们,欧洲之普遍信奉天主教,其重要原因是由于圣热罗尼莫成功的翻译了拉丁文圣经之后;而中国之普遍信奉佛教,也是在玄奘翻译了佛教经典之后。世界哲学史也告诉我们,士林哲学之兴起是在盛学玛斯之能发展了亚里斯多德的哲学,而社会主义在中国之能兴起是在毛泽东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因此,如果我们要将墨学世界化,大家就必须将墨子的著作现代化,而且必须将墨学的世界化的责任放在我们身上,希望我们每个与会的同志都具有“当今之世,舍我其谁”的气慨!
    (C)我们必须培养一批留华的西洋墨学专家,让他们替墨学的世界化去铺路。我认为,中国近代史可以作我们的一面镜子;如果没有一批留美的中国学生如胡适之和陶行知等人的奔走宣传,杜威的哲学——尤其是他的教育思想,能够在中国活跃数十年吗?如果没有一批留法的中国留学生周恩来、邓小平等人的出生入死的斗争,马列思想——尤其是那斗争学说,又怎能那样容易的席卷了中华大地?同理,如果我们真的希望墨学在二十一世纪走向世界,我们不能不培养一批西方的学者,让他学成归国之后,为墨学的西潮去工作,去铺路,去打先锋!
    (D)最后,我们有计划的培养一批自己的中国墨学专家,他们必须具有墨子的学养和精神。借用梁启超的说法,墨子既是一个大马克思,也是一个小基督;而当代的墨学巨子也必须做一个“上尊天,下爱人”的圣人!照个人的构想,中国现代的墨学家应当是位学通天人的学问家,也是得高望重的宗教家,用墨子自己的话说,他必须是一位“兼士”!这样的“兼士”多了,墨学自然会现代化,墨学自然会世界化!
    结语:十年前,本人应南开大学哲学研究所的邀请,为博士班的学员们作了“墨学十讲”。讲毕,我撰写了一首七律送给学员们。今天有幸,在这国际墨学第四届会议场中,向各位讲述了墨学的现代化与世界化问题,谨抄旧诗作为我的结语:
    墨学讲罢发高歌,喜见祖国亲士多;
    非儒何妨尊孔子,墨经原来属科学;
    扫除耕柱自卑感,遥继大师止干戈;
    当代“兼士”宣新誓,敢教碧海扬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