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分篇内容提要
来源:中国国际墨学网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以下概述各篇主要内容,以方便于从整体上把握:
    〈尚贤〉:探讨尚贤与政治的关系。墨子提出尚贤乃“为政之本”,主张统治者要打破血统界限,从社会各个阶层中选拔有真才实学之人,给他们以地位和权力,即根据德行任官,根据官职授爵,根据功劳定赏,有能力的就举用,没有能力的尸位素餐的贵族老爷都要统统罢免。这对当时广大平民阶级争取政治权力的斗争,无疑有着现实意义和理论指导意义。
    〈尚同〉:尚同即“上同”。这是墨子针对当时国家混乱而提出的政治主张。在他看来,天下混乱是由于没有符合天意的好领导,故要选拔仁人、贤者担任各级官吏,要使里长的意见统一于乡长,乡长的意见统一于行政长官,行政长官的意见统一于诸侯国君,诸侯国君的意见统一于天子,天子的意见最后统一于上天。上天至公至明,赏罚分明。尚同思想基本上相似于尚贤主张,本质上二者是一致的。
    《〈兼爱〉:兼爱是墨家学派最有代表性的理论之一。所谓兼爱,其本质是要求人们爱人如己,彼此之间不要存在血缘与等级差别的观念。墨子认为,不相爱是当时社会混乱、互相残害、杀戮的主要原因,只有通过“兼相爱,交相利”,才能达到社会安定。
    〈非攻〉:非攻是墨家针对当时诸侯间的兼并战争而提出的反战理论。墨子认为,战争是天下的“巨害”,无论对战胜国还是战败国都将造成巨大损害,因之既不合于“圣王之道”,也不合于“国家百姓之利”。在文章中,他对各种为攻战进行辩护的言论作出详细批驳,并进一步将大国对小国的“攻”与有道对无道的“诛”区别开来,即区分正义和非正义战争。
    〈节用〉:节用是墨家治国的一个重要方略。墨子认为,古代圣王治理天下,从事国政,宫室、衣服、饮食、舟车只要适用就够了。而当时的统治者却在这方面穷奢极欲,大量耗费百姓的民力、财力,使人民生活陷入困境。因此,他主张凡不利于实用,不能给百姓带来利益的,就一概取消。
    〈节葬〉:节葬是墨子针对当时统治者耗费大量钱财,大肆铺张丧葬活动而提出的节约主张。墨子认为,厚葬久丧不仅浪费了社会财富,而且还使人们无法从事生产劳动,并且影响人口的增长。这不仅对国家有害,而且也不符合生者、死者的利益以及古代圣王的传统。
    〈天志〉:天志即天的意志。墨子认为,天是有意志的:“天志”是属于一种超越思想。“天”是被人格化为外在的最高神,而人应该服从“天志”,上同于“天”。这是一种外在的超越。“天志”是客观的绝对标准,人在各方面都是有限的,因此要上同于无限的而且又是大公无私的“天”。墨子想用“天”作为“法仪”来处理人间事务。在当时来说,墨子还找不到制约当权者的力量,如不用“天”来制约,有权者将会为所欲为,这是他无可奈何的一种办法。
    〈明鬼〉:墨子认为鬼神不仅存在,而且能对人间的善恶予以赏罚。他列举了古代的传闻、古代圣王对祭祀的重视以及古籍的有关记述,以证明鬼神的存在和灵验。从今天看来,这种宣传迷信的思想显然是落后而不足取的。但也应看到,墨子明鬼的目的,主要是想借助超人间的权威以限制统治集团的残暴统治。
    〈非乐〉:本篇的宗旨是反对王公大人过分的音乐活动。墨子认为凡事都应该利国利民,当时“饥不得食”、“寒不得衣”,百姓、国家都在为生存奔波,而制造乐器需要聚敛百姓的钱财,荒废百姓的生产,并且音乐还使人耽于荒淫享乐,使为政者不能勤于政事。所以,必须要禁止音乐活动。
    〈非命〉:本篇的宗旨为反对命定思想。墨子认为,命定论使人不能努力治理国家,从事生产,反而容易失去进取心,放纵自己,走向坏的一面,所以应“尚力非命”。命定论是那些暴君、坏人为自己辩护的根据。关于检验言论正确与否地标准,墨子提出了“三表法”,即通过考察历史、社会实情,并在实践中检验言论,坚决反对误国误民的命定论。
    〈非儒〉:本题上、中皆佚。此篇主要是批驳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的那种礼仪思想和等级制度。墨家反对儒家的婚丧之礼,实则是反对“爱有差等”,又指责儒家的礼乐与政事、生产皆无益;讽刺孔子与君与民都是口头上讲仁义,实际上在鼓励叛乱,惑乱人民。
    〈大取〉:本篇各段都是简论,无明显统一的主题。“取”即“取譬”、“取喻”,即举别的事物来说明这一事物。本篇不少段落以比喻的方法,论说了墨家的基本主张,涉及到“义”、“兼爱”、“节用”、“节葬”等方面,以及“名”与“实”等逻辑问题。
    〈小取〉:与〈大取〉一样,〈小取〉也是《墨子》的余论。本篇主要探讨了辩论与认识事物方面的问题。有若干段以取喻的方法,解说认识事物时的“是而然”、“是而不然”、“不是而然”等几种情况。
    〈亲士〉:本篇主题为用贤亲士。作者以齐桓公、晋文公、越王勾践等贤君与桀、纣等昏君对待贤人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为例,说明能否亲士用贤,关系着国家的兴衰成败;并进一步指出,国君要做到亲贤用士,除了要有自任其难的爱士之心外,还须具备宽容、体谅的态度,广泛采纳各类人才,让他们面折廷争,各抒己见,这是可以王天下、保国家的兼王之道。
    〈修身〉:本篇主要讨论品行修养与君子人格的问题,强调品行是为人治国的根本,君子必须以品德修养为重。篇中指出“君子之道”,应包括“贫则见廉,富则见义,生则见爱,死则见哀”以及明察是非、讲究信用、注重实际等内容。
    <所染〉:本篇以白丝比喻人性,提出:“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的见解,说明天子、诸侯、大夫、士必须正确选择自己的亲信和朋友,以取得良好的熏陶和积极的影响。影响的好坏和不同关系着事业的成败、国家的兴亡,国君对此必须谨慎。
    〈法仪〉:法仪即墨子创立的衡量事物的客观标准。墨子认为,天子、诸侯治理天下,国家必须以天为法,以天意为标准,而所谓至公至正的天意,实际就是墨家所主张的兼爱交利原则。
    〈七患〉:本篇首先分析了造成国家危亡的七种祸患,然后指出国家防治祸患的根本在于增加生产和节省财用,并对当时统治者竭尽民力和府库之财以追求享乐生活的做法,提出了严正警告。
    〈辞过〉:辞过即要求当时国君改掉各种过失。作者通过对古今的宫室、衣服、饮食、舟车、蓄私五个方面的对照,批评了当时统治者的奢侈生活,提出了“俭节则昌、淫佚则亡”的论断,其主旨正与〈节用〉同。
    〈三辩〉:本篇通过记述墨子与程繁对音乐的讨论,强调圣人治理天下重在利民,反对追求音乐享受。其主旨正同于〈非乐〉。
    〈耕柱〉:本篇各段大都由对话组成,记述墨子与弟子等人的谈话,全篇以谈论“义”的言论最多,但各段的思想内容并不连贯。墨子认为义是天下的良宝,行义可以安国、利民,所以他孜孜不倦地坚持行义。他反对背义向禄的人,主张大家一起行义,才可能实现“义”。
    〈贵义〉:本篇各段以语录体形式记录了墨子的一些言行,主要说的还是“义”的问题。墨子提出,万事没有比义更珍贵的了,人们的一切言论行动,都要符合于义。他批评世俗君子,嘴上说仁道义,实际上却不能实行。
    〈公孟〉:本篇记述了墨子与弟子以及其他人的对话,主要是进一步申明他“非命”、“明鬼”、“节葬”、“非儒”的主张。墨子虽然认为儒家学说足以丧乱天下的有四种情况,但也认为孔子也有不可更易的主张,可见墨子对儒家的态度,也有比较客观公正的方面。从文
    中也可看出,当时有些人怀疑墨子的主张,而墨子总是力辩自己学说的正确,表现出执著追求的精神。
    〈鲁问〉:本篇记载了墨子与诸侯、弟子等人的一些谈话,其中比较重要的内容,有墨子提出的游说诸侯、“必择务而从事”的原则;文中多处申明“兼爱”、“非攻”的主张,也有多处申说“义”的重要性。所有这些内容,体现了墨子向往国家富强、天下安宁、人民安居乐业的理想。
    〈公输〉:本篇记述公输般制造云梯,准备帮助楚国进攻宋国,墨子从齐国起身,日夜兼程到楚国制止公输般、楚王准备进攻宋国的故事。全文生动地表现了墨子“兼爱”、“非攻”的主张;也使人们看到了墨子不辞辛劳、维护正义的高尚品格,以及机智、果敢、不畏艰险的才能。
    〈备城门〉:本篇为墨子研究城池攻防战术的主要篇章之一。春秋战国时期,由于诸侯割据分裂,互相兼并,战争频繁,给人口带来极大杀伤。因此研究战争中的战略战术是当时社会的迫切需要,特别是当时的中小国家,面临大国的进攻和威胁,首先考虑的便是利用高城深池,在劣势的情况下抵御敌人的进攻,保护自己的城邑和国家。〈备城门〉所谈的是综合防御城池的战略战术问题,涉及到城防的许多问题。
    〈备高临〉:本篇研究城池防守的一种战术,即如何对付居高临下来攻城的敌人。
    〈备梯〉此篇讲城防战术之一,主要讲如何对付敌人以云梯攻城的方法,同时还要重视外交战略。
    〈备水〉:此篇主要讲如何防备敌人以水攻城的战术。
    〈备突〉:此篇讲如何防备敌人从城墙“突门”攻入的战术方法。
    〈备穴〉:此篇是墨子研究城池防守战术的重要篇章之一,主要讲如何防备敌人用打隧道来攻城的战术方法。
    〈备蛾傅〉:此篇主要阐述如何对付敌人凭借人多势众,驱赶兵士象蚂蚁一样强行爬城进行硬攻的战术防守方法。
    〈迎敌祠〉:此篇主要讲述迎敌以前的各种祭祀规则,对巫师、卜师的态度,誓师形式以及各级官吏、将士的职守和有关布防问题。本篇有浓厚的迷信色彩,但在古代是战前准备和动员的重要内容。
    〈旗帜〉:此篇说明守城时用旗帜联络的各种方法。
    〈号令〉:此篇是墨子研究城池防守方法的重要篇章之一,主要讲述种种军纪、法规、禁令,以及人员布防和处置的种种具体原则和方法。
    〈杂守〉:此篇主要讲述前文所述各种防守战术以外的其它方法和注意事项,比较复杂,但也具有综论性质。经〉上下、〈经说〉上下从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