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 作 禹 刑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在夏朝之前的原始社会没有法律,调整社会成员行为的是不成文的习惯。原始社会的习惯体现全体社会成员的利益,没有国家强制力,人民自觉遵守。尧舜之世,民风淳朴,百姓听话,很少人生事,有人出了事,教育教育就行了,即便对罪犯,也是“象刑以治”,象征性的关他一下禁闭,衣服上做个记号,给一点象征性的惩罚就行了。到了夏代,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私有制和阶级产生了。“象刑以治”已逐渐无力调整对抗性的阶级矛盾,因此体现奴隶主阶级利益、由国家认可、靠国家强制实施的法律就出现了。
    史籍说“夏有乱政,而作禹刑”。 “禹刑”是以禹命名的夏朝奴隶制刑法的总称,据古书记载,夏朝法律制度主要包括刑法和军法。刑法又包括刑名、罪名和一些刑事政策原则。据后人追述,夏朝已经有刑法三千条。
    如夏启在准备讨伐有扈氏时,曾发布战争令——《甘誓》,即 军令,说有扈氏犯有“威侮五行(刑),怠弃三正”的罪名。
    史籍还记载,夏有“昏、墨、贼,杀”。 其中的昏、墨、贼是夏朝的三个罪名:“己恶而掠美为昏”;“贪以败官为墨”;“杀人不忌为贼”;杀是刑名。
同时夏朝还制定了“赎刑”:“吕命穆王,训夏赎刑”。犯了罪的人可以用青铜来赎罪。
夏朝已经设有监狱。监狱的名称叫"圜土"。圜土是监牢的形象名称,即在地下挖成圆形的土牢,或在地上围起圆形土墙,以监禁罪犯,防止其逃跑。另外还有"均台"(夏朝将中央直辖监狱设置在都城阳翟的地方)、"夏台"(夏桀囚商汤的地方),也是监狱的名称。
    《禹刑》是夏禹叫大臣施黯起草的。
    《禹刑》一出,朝野一片谴责。
    有的说:“自古没有刑法,何以要作刑法?不是违背古制吗?”
    有的说:“尧舜时期,民不赏而劝,不罚而从。如今却作刑法以儆民,显然是贬低我王德行不如先王嘛!”
    有的说:“文明日益扩展,人民日益进步,先前象刑以治,现在却用以肉刑,社会岂不是日益倒退了吗?”
    施黯道 :“诸君的话未免太过了。的确,文明日开一日,人民的知识日进一日,而道德却日退一日,这是事实,也是趋势。尧舜之世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从,不一定是天子德盛之故。现在之民赏而不劝,罚而不从,不一定是天子德衰之故。文明进步,势有必至,理有固然。补救之法,臣以为最好仿照三苗国的办法,就是创立刑法,并且还要创立肉刑。从前唐、虞两代,主张用象刑,纯是从良心上着想,希望激起他们的羞耻之心,而使他们可以改过,不致终身废弃,固然是仁爱之心。但是人的良心微乎其微,第一次,第一人,或者还有几分羞耻之心发现。次数多了,人数多了,就觉得数见不鲜,恬不为耻了。况且犯法的人,或者杀人,或者伤人,人家受他的损伤不少。而伤人杀人的人,仅仅在他衣服上做一个记号,既不痛,又不苦,怎么能使他惧怕而不再为!而那个被杀伤的人,倒反是残废终身,或者含恨九泉,岂不是宽以待莠民,苛以待良民吗?不平之事,无过于此!臣愚以为,现在民风浇薄,未始不是唐、虞两代刑罚过宽所酿成。天有雨露,不能无风霜;时有春夏,不能无秋冬。宽仁之后,非继以威猛不可!”
    横革道 :“从前三苗乱政,沿蚩尤之弊,作此惨酷之肉刑。我王治水到荆州时,曾经声其罪而讨之。现在自己来作肉刑,岂不是出尔反尔,尤而效之,罪又甚焉吗 !”
    施黯道 :“不是如此!刑罚的用意,不但是对于已经犯罪之人施以儆戒,更要使未曾犯罪之人知畏惧。已经犯罪之人,如不办他之罪,或办以不痛不苦的罪,那么不但使受害者不平,就是犯罪者一想:我伤了人,杀了人,所得的结果不过如此,下次何妨再试一次呢?那旁边观的人心里想:他伤人杀人,结果不过如此,我何妨亦来试一下呢?如此看来,要想保全一个犯罪的人,反而使被害者不平,又使犯罪者复乐于犯罪,不犯罪者亦想犯罪,正所谓‘小仁是大仁之贼’啊!假使严重刑法,哪个敢来尝试呢?先帝所谓‘辟以止辟,刑期无刑’,就是要得到这种效果。岂是妇人之仁、养痈成患的方法所能做得的!至于三苗用肉刑,与我们现在所以要用肉刑的意思是完全不同的。三苗的意思是立威,使人民怕他。我们用的意思是惩凶,使人民不敢犯法,哪里是尤而效之呢?”
    横革道 :“同一肉刑,用意如何,哪个能辨得出呢?”
    施黯道 :“这个容易。以立威为主的,不论是非曲直,以从顺违忤为标准,冤枉惨死之人必多。以惩凶为主的,专论是非曲直,以法律刑章为标准,冤枉惨死之人绝少。这就是分别了 。”
    夏禹听了说:“朕德不及先帝,讲到用肉刑,恐怕真是势所必至,别无他法了。不过既用肉刑,一出一入,关系甚大,万万不可稍有冤枉。皋陶老病,能否康复,还不敢定。假使没有皋陶这样严谨的人,还以不用肉刑为是 。”
    季宁道 :“皋陶的治狱,固然是他的聪明正直,能服民心。但是皋陶既然年老体衰,再选拔一个公正廉洁的人不就行了,天下事何苦唯一人是用呢?”
    杜业抢过话头说道 :“某有一个相识之人,性孟,名涂。他不但有折狱之才,而且还有一种技术,专门断疑难杂案,是非曲直如果难分,只要他作起法来,那有罪之人,立时无可抵赖!”
    夏禹听了,大喜道 :“果然如此,比皋陶的獬豸(xie.shi,音蟹狮,古代传说中的神羊,能辨曲直。)要好多了。这人现在何处?他愿意出来做官吗?”
    杜业道 :“此人居住离京都不远,臣以君命召之,他当肯来就职也。”
    夏禹道 :“那么,你就去召他来,朕当重用 。”
    当下肉刑议案遂通过了。但是为慎重起见,又定了几条赎刑:犯死罪者,如证据尚差,而有疑心,可以千鐉(音全)银两为赎。 中罪,五百鐉;下罪,二百鐉。每一鐉合银六两,千鐉即六千两银子;中罪三千两银子;下罪一千二百两银子。
    过了几日,孟涂到了,夏禹就叫他做理刑。
    孟涂是上古时期,继承皋陶主管刑狱的第一人。
 

上一篇:禹 凿 龙 门
下一篇:大禹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