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学说与儒家的冲突和论战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正如前文述及的,墨家学说是对儒家学说的反动,因此,不仅仅在核心思想上墨儒两家根本对立,在论证各自学说的过程中,也有诸多的分歧和差异,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
  (一)、“尚力”、“非命”与“命定论”的对立
  孔子提出“命定论”,认为人的富贵贫贱、寿夭治乱都取决于命,这种命定的差别是非人力所能改变的,对此墨子持否定态度,他借助“三表法”对孔子的命定论进行反驳。他指出,首先从古者圣王那里找汪以“执有命者之言”,其次,从百姓那里也从未有人见过命或听过命的声音,第三,从实际效果看,汤武舛纣治乱不同说明人的遭遇不同是人力而非命定的结果。因此,墨子强调人力作用,而反对命定的儒家之说。
  (二)、鬼神观念的不同
  儒墨虽然都承认鬼神的存在,但对待鬼神的态度上却大不相同。《论语》记载“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虽然孔子因注重现世的伦理道德而未对彼岸世界投注过多的关怀,但他实际上是默认了鬼神的实际存在。鬼神相对于俗世之人,如同两个世界遥相对应的实体,互敬不扰,各行其道。而在于墨子,鬼神的存在实际上是其为实现墨家学说而提出的一种道德虚设,虽然他也煞费苦心地去论证鬼神的存在。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对墨家学说是否存在宗教倾向这一问题,不可据此鬼神观而下定论,天帝鬼神已成虚设,而墨者并从未注重过自身内在超越,因此我们最恰如其分地解释也许是因为墨家思想形成于神话时代向英雄时代过渡时期而不可避免地带有神话时代的痕迹。
  (三)礼乐之辨
  礼乐之辨是儒墨两家基于思想斗争的扩张与延续。在儒家看来,音乐礼仪都是先王教化民氓的工具,而墨子认为“乐者,圣王之所非也,而儒者为之过也”,墨子这一论调节器遭到荀子的有力驳斥,他专著《乐论篇》以反对墨子的乐论,“夫乐者,乐也,人情之所必不免也。……先王恶其乱也,故制雅颂之声以道之,使其声足以乐而不流,使其文足以辨而不邪,使其曲直繁省廉肉节奏足以感动人之善心,使夫邪污之气无由得接焉。是先王立乐之方也,而墨子非之奈何?”
  (四)义利之争
  从表面言论上看,儒墨两家都对义极加推崇,如子曰:“君子义以为上”(《论语阳货》),“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把义看作是君子与小人的分野。而《墨子耕柱篇》中也说道:“今用义为政于国,人民必众,刑政必治,社稷必安,所为贵良宝者,可以利民也。而义可以利人,故曰义天下这良宝也。”他还声称“万事莫贵于义”。然而两家对于义的内涵及功用却有着迥然不同的领悟与理解。
墨子讲义显然是从从功利主义角度出发的,实际上还是围绕着墨家思想的核心—“兼爱”说而展开的,因为墨子宣称直接有利于天、鬼、人的事都属仁义,这实属是对兼爱说的一种迂回辨护而已。而儒家所说的义却是发于内而行于外的一种人类善的本性的体现,相对于此,墨家的义却完全可以由外力而完成,不必是否如此却不得而知,所行之义也完全是为了实现其利的目的。可见儒墨义利观上的区别也是根源于两家各自的核心思想的。
(五)他的“非命”、“兼爱”之论,和儒家“天命”、“爱有等差”相对立。认为“官无常贵,民无终贱”。要求“饥者得食,寒者得衣,劳者得息”。
墨家对儒家的批判
  1、 儒家不相信天帝鬼神,结果“天鬼不悦“。
  2、 儒家坚持厚葬,特别是父母去世,子女要守三年之丧,浪费了民众的财富和精力。
  3、 儒家“盛为声乐以愚民“,结果只是少数贵族奢侈享受。
  4、 儒家主张宿命论,造成民众怠惰顺命。
  分析:第1、2、3点的根本原因在于儒家和墨家的不同社会背景。孔子代表一些有学识、有思想的上层或中层阶级,而墨子反映的是处于社会下层民众的观点。第4点是属于墨家的误解,儒家所说的命,是人力无法控制的某种力量。而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方面是人只要努力就能控制的。儒家强调先尽力而为,最后才接受人力所无法改变的部分。这才是“知命”。
儒家强调祭祀的重要性,却不相信有鬼神?
  回答:丧葬祭祀在古代受到重视,起初源于对鬼神的信仰,而儒家重视丧葬礼仪,不是由于信仰鬼神,而是由于重视去世的祖先。
  墨家信仰鬼神,却反对丧葬祭祀的繁重礼仪?
  回答:墨子论证鬼神的存在,是为他的兼爱理论作张本,而并不是对超自然有什么兴趣。他关于“天志“和”明鬼“的理论只是为了教人相信,实行兼爱,将得上天奖赏;反之,将受上天惩罚。这是墨子倡导的宗教规范。

上一篇:与程子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