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与道家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最早体现出道教吸取墨家尽可能以为教义的是《太平经》,而道教典籍中最早著录“墨子”之书,并且公开表明奉为道书的是晋葛洪《抱朴子·内篇》。在《遐览》中著录《墨子枕中五行记》五卷,下文谓:“其变化之术,大者唯有《墨子五行记》,本有五卷。昔刘君安(即方士刘根)未仙仙去时,钞取其要,以为一卷。其法用药用符,乃能令人飞行上下,隐沦无方,含笑即为妇人,蹙面即为老翁,踞地即为小儿,执杖即成林木,种物即生瓜果可食,画地为河,撮壤成山,坐致行厨,兴云起火,无所不作也。”又《抱朴子·金丹》记录有《墨子丹法》,并谓:“用汞及五石液于铜器中,火熬之,以铁匕挠之,十日,还为丹,服之一刀圭,万病去身,长服不死。”又葛洪《神仙传》谓:“墨子者名翟,宋人也,仕宋为大夫。外治经典,内修道术,著书十篇,号为《墨子》。”清孙诒让《墨子闲诂·墨子传略》案语认为葛洪所说“著书十篇”是错误的,其实葛洪所说十篇是指《尚贤》、《尚同》、《兼爱》、《非攻》、《节用》、《节葬》、《天志》、《明鬼》、《非乐》、《非命》,是墨子的主要学说,出于战国中期,至于每篇又分上、中、下,乃是墨子弟子相里氏、相夫氏、邓陵氏三派的记述。据童书业《墨子思想研究》(见1982年齐鲁书社出版《先秦七子思想研究》),《墨子》中《亲士》、《修身》、《所染》三篇含儒家思想;《法仪》、《七患》、《辞过》、《三辩》四篇系墨学总论,为墨学之后学记述;《非儒》反对儒家,为战国晚期墨家学者所记述;《经》、《经说》、《大取》、《小取》为战国晚期墨家所著;《耕柱》、《贵义》、《公孟》、《鲁问》、《公输》皆晚于《尚贤》等十篇;最后论兵法的十一篇,朝代更晚,可能为汉人所作。看来葛洪之所以只说“著书十篇”是有所考虑的。《神仙传》中说:墨子八十二岁时入周狱山精思道法,遇神人“授以素书、朱英丸方、道灵教戒、五行变化,凡二十五篇”,墨子“乃撰集其要,以为《五行记》,乃得地仙,隐居以避战国”。这是魏晋神仙家把墨子列进仙谱的最早记载,而且说墨子之道术来自神仙。清孙诒让《墨子闲诂》中《墨子绪闻》案语谓:“墨子法夏宗禹,与黄老不同术。晋宋以后,神仙家妄撰墨子为地仙之说,于是墨与道乃合为一。阮孝绪《七录》有《墨子枕中五行要记》一卷,《五行变化墨子》五卷,盖即葛传所谓《五行记》者。明鬼之论忽变为服食练形,而七十一篇之外又增金丹变化之书,斯皆展转依托,不可究诘。魏晋之间,俗尚浮靡,嫁名伪册,榛薉编录,比亦其一也。”固然孙氏之论确是事实,但是究竟为什么“哲人”变成了“神仙”?“明鬼”之论变成了“服食练形”?不能只是斥之以为“不经之谈”、“诡说”、“诬诞”了事,而是要探讨墨家思想与神仙道教之间存在的宗教意识方面的本质联系,以明其真象。因为这种所谓的“妄撰”、“依托”、“嫁名伪册”的作法,本是宗教造构虚诞之说的惯用手法,既不始于魏晋,更非终于魏晋,而是由于墨家与道教内在的本质联系在一定条件下演化而形成的。汉武帝敬鬼神之祀,求长生之术,《神仙传》中说:“至汉武帝时,遣使者杨违,束帛加璧以聘墨子,墨子不出”。这当然不是战国中期的墨子,而是墨派之后绪。东晋葛洪《枕中书》列墨子为“太极仙卿”,并谓“治马迹山”。南北朝时墨翟亦被列进仙阶,陶弘景《真诰·稽神枢》谓“服金丹而告终者臧延甫、张子房、墨狄子”,《真灵位业图》列墨子为玉清三元宫第四阶左五十二位神,注曰“宋大夫,亦解矣”。《太平御览》卷引《墨子五行书》说:“墨子能变形易貌,坐在立亡。蹙面则成老人,含笑则成女子,距地则成小儿”。种种关于墨子的神仙化以及墨子具有神通广大的道术的传说,一是由于墨子主“天志”、“明鬼”之说,宗教色彩浓厚;二是墨子及其门徒多系劳动者,不少是手工业劳动者,很重视技术,有的流为方述之士;三是墨子之学“重生”,此三者都是道教教义的基石。因此,墨子对道教的传统影响,是一直存在的。明《正统道藏》中仍收载墨子之书,如:洞神部方法类“临”字号有《枕中记》一卷,白云雾《道藏目录详注》概括其内容为:“禁避忌,导引法,行气法,服日月芒法,守一法,铒药法,断谷常铒法,长生服铒大法,服油法,服臣胜法,服云母法,消玉法,服雄黄法,服雌黄法,合仙药祭法,服药禁忌法,仙人养生延年服五灵芝方,采松析法,皆养生接命术。”太清部“沛”字号有《墨子》十五卷,注“墨翟”著书七十一篇。正乙部“群”字号有《枕中经》,注“言身中三部八景万神罗布其中,护卫身形,保安元命。”太玄部《云笈七签》第五十九卷“职”字号有《墨子闭气行气法》。散见于其它古籍中著录和提到的与“墨子”有关的道书有《墨子隐形法》(见《神仙传》卷十)、《紫度炎光内视图中经》(见《紫阳真人周君内传》)、《墨子枕中五行要记》一卷(见梁阮孝绪《七录》)、《五行变化墨子》五卷(见《七录》)、《墨子枕中五行纪要》一卷(见《陈子昂集》)、《白虎七变法》(同上)、《墨子枕中记钞》(见《太平御览》卷857)、《灵奇墨子术经》(见《通志·艺文略》道家类)、《墨子枕中记》二卷(《通志·艺文略》符箓部)。 

上一篇:教育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