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经》对《庄子》有何影响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年12月02日
 
来源: 墨子百问 作者:陆建华
崔大华先生同意《墨经》成书较晚,可能是在战国晚期荀子
之时这一看法。崔先生在其《庄学研究》(人民出版社,年
月第版)中,探讨《庄子》与《墨经》关系时,便认为《
经》里的时空、变化、认知的观念或命题有承袭《庄子》的明显
迹象。我们认为《墨经》的《经》上下系墨子自著,它影响了在
墨子之后的庄子;《墨经》的《经说》上下系墨子后学所作,它影
响了庄子后学。概言之,《墨经》影响了《庄子》。因为《庄子
天下》所云《墨经》就是《经》上下,《经说》上下是墨家后学在
庄子之时、之后争辩《经》上下的作品;《庄子》内篇属庄子自著,
《庄子》外、杂篇属庄子后学的作品。
《经上》解释时空观念曰“:久,弥异时也;宇,弥异所也”。
定义“久”为不同时间的总和,定义“宇”为不同处所的总和。
《经说上》作经验的、感性的例证,谓“久”包括古、今、旦、暮
等所有时间,“宇”包括东、西、南、北等所有处所《庄子》继
承《墨经》这一解释,将其抽象为:“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
长而无本剽者,宙也(”《庚桑楚》)。即是说“,宙”指无始无终
的时间,“宇”指没有止境的空间,“宙”和“宇”都是无限的存
在。
《经》上解释变化观念曰“:化,征易也”,定义化”为物种
的变化。《庄子》内篇发挥这一观点曰“:万化而未始有极(”《大
宗师》),进一步认为物质变化无止无境,没有穷尽。《经说上》举
例说“:化,若蛙为鹑”“;蛙,鼠,化也”即青蛙化为鹌鹑,或
青蛙化为鼠。《庄子》外篇仿照《经说上》也举例说:“胡蝶胥也
化而为虫,..其名为鸲掇,鸲掇千日为鸟(,《至乐即胡蝶
化为鸲掇,鸲掇又化为鸟
《经上》化分认识为感性认识(“知”)和理性认识(“”)
两种形式,并认为感性认识源于感官与外物的接触:“知,接也;
,明也”。《经说上》对此作具体解说“:知:知也者,以其知过
物而能貌之,若见也者,以其知论物,而知之:也著,若
明。”《庄子》沿袭《墨经》的上述理解曰“:知者,接也;知者,
谟也。(”《庚桑楚》)
不过,《墨经》虽然在时空、变化和认识观念方面影晌《庄
子》,《庄子》在其他方面也批评《墨经》。例如,《墨经》参与名
辩思潮,批判辩无胜”的观点,肯定是非曲直的客观性:“谓
‘辩无胜,必不当,说在辩(《经下》)“;辩,争彼也;辩胜,当
也(”《经上》)。《庄子》拥护“辩无胜”的说法,在《齐物论》
采用相对主义否定争辩的客观标准,否定是非的客观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