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爱 尚贤 博物 戴行 ——中国国际墨学网  www.chinamoxue.net     回到主页
首页 时代背景 巨子传奇 墨子成就 墨者天下 墨子相关 诸子百家 墨学兴盛 《墨子》一书 中国武侠 墨子文论 圣人大禹 工匠鲁班

当前位置:首页>>黎明非儒>>介绍

 

黎鸣:声讨孔丘罪行,为少正卯平反

 

为少正卯先生平反,这应是进入了21世纪的中华民族的良知、良能和良心的巨大发现。
   
    为少正卯先生平反,实质上也是为每一个曾经生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所有的中国人,包括今天我们的每一个人最起码的言论、思想自由权利在两千多年历史之中彻底大丧失的彻底大平反。
   
    为少正卯先生平反,更因为少正卯先生,是中国历史上有文字记录的第一个,因明确的言论和思想罪名而被判处死刑的不幸者。
   
    声讨孔丘罪行,因为正是孔丘,利用他刚刚得到手的权力,破天荒第一次(以现有的文本为证)即用“言论罪、思想罪”(“心达而险,言伪而辩,行辟而坚,记丑而博,顺非而泽”)的名义,对少正卯先生处以死刑。
   
    少正卯先生的不幸,决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不幸,而是从他个人的不幸开始,更肇始了整个中华民族的不幸。
   
    现在的哲学和科学,完全能够充分地证明:堵塞一个人言论的自由,正是堵塞他(她)的思想的自由;堵塞他(她)思想的自由,正是堵塞他(她)大脑自然开发的自由;堵塞他(她)大脑自然开发的自由,正是堵塞他(她)智慧成长的自由;堵塞他(她)智慧成长的自由,正是堵塞他(她)参与文明进步的自由……。这样的精神大溃退就像是精神大瘟疫,迅速扩展、蔓延到了整个国家、整个社会、整个民族,也即变成了整个国家、社会、民族的精神大溃退、精神大瘟疫,此即:堵塞人民言论的自由,正是堵塞人民思想的自由;堵塞人民思想的自由,正是堵塞人民大脑自然开发的自由;堵塞人民大脑自然开发的自由,正是堵塞人民智慧成长的自由;堵塞人民智慧成长的自由,正是堵塞人民参与文明进步的自由,等等等等。久而久之,顺理成章,其必然的结果是:彻底堵塞该国家、该社会、该民族文明进步的自由,乃至堵塞其任何一点文明进步的可能性。这活生生是一幅一个国家、社会、民族在文明精神上进行长期慢性自杀的可怕的历史画面,是一幅一个国家、社会、民族精神大溃退、精神大瘟疫的可怕的历史画面。
   
    中国人两千多年来的历史,事实上已经充分地证明,中华民族的国家、社会的文明进步,的的确确长期以来早就已经处于严重的停滞状态之中了。很显然,其中的最重大的原因之一,即中华民族在过去的两千多年之中,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中国人的言论和思想的自由权利,早就已经处于完全被剥夺、被堵塞的状态之中,这是无可置疑、千真万确的历史的真实。正是这种残酷的历史真实,制造了中国人长期以来的愚昧和不文明,这正是长期以来进行慢性精神自杀的严重后果。
   
    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尤其中国人的言论、思想,中国人的大脑、智慧,更又尤其中国文人的言论、思想,中国文人的大脑、智慧,均是严重地处于极其不自由极其僵死的封建极权专制的残酷的“枷锁”之中,其中又特别是处于由孔丘所首创的以言论、思想定罪乃至以屠杀为威胁的极其不自由、极其僵死的言论、思想的“枷锁”之中。正是因此,在两千多年来的中国历史之中,充斥着无数被言论和思想的桎梏所扼杀的不幸者。整个漫长历史中的中国,简直就是一座思想、言论和文字的巨大的人类精神的监狱,甚至精神的炼狱。两千多年来的中国,在孔丘及其儒家的意识形态的严密独揽的垄断之下,更是在这种意识形态所塑造的“君君臣臣”的永远不平等的固化的国家、社会的“体制”之中,中国人事实上早就已经完全丧失了任何一点真正的人类文明进步的可能。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说,中国全部的历史,就只有“吃人”。用柏杨先生的话来说,中国全部的历史,实际上是一部“酱缸文化”史,是一部永远也诞生不了真正思想家(包括哲学家)的无思想史。
   
    然而,历史中不幸者的名字写出来却足可以有成千上万。专门描述这方面的着作有《三千年文祸》、《文字狱纪实》(三卷)等等等等。网友们有空不妨去认真地翻一翻。仅仅就近现代出现的一些人的名字就足以让人触目惊心、心惊胆战:秋瑾、宋教仁、李大钊、李公仆、闻一多、王实味、胡凤、林昭、遇罗克、张志新、史云峰、王申酉、李九莲、钟海源,等等等等。上述的这些人,除了胡凤及其大量“同党”被几乎终身监禁之外,其余的人们则全都因为他们的言论、思想而召来了极其残忍的杀身之祸。这严重地反映了中国人的国家、社会对“人人平等”的伟大真理的可怜的、可悲的、可恶的、可耻的背离和无知(背离的是统治者,无知的是被统治者),以及极其野蛮、愚蠢的黑暗和蒙昧。在中国,人们不仅仅以邪恶杀人、“吃人”,同时更以愚昧杀人、“吃人”。而这种对“人人平等”真理的极其可悲的背离和无知,我认为,正是从孔丘的永远坚持的“君君臣臣”的固化的不平等体制,以及他为了杀害少正卯而无端地杜撰出来种种言论和思想的“罪名”之时就已经开始了,更又从汉代起即全面推行的“独尊儒术”,而获得了两千多年顽固的继承和绵延,乃至一直遗害、遗毒到了今天,那邪恶、蒙昧的阴魂依旧弥漫在中华民族灵魂的上空久久不散。
   
    今天我们声讨孔丘罪行,为少正卯先生平反,正是为了应中华民族的全新的时代命“运”而生。21世纪应是中华民族彻底告别孔丘及其儒家的蒙昧主义、封建主义、极权主义、专制主义和人治主义的永远固化的“等级体制”的时代,正是因此,我们必须为中华民族两千多年来的历史中,一切以少正卯先生为最早代表的,因言论、思想的平等自由的权利被邪恶地剥夺,并进而遭到残害和屠杀的所有先知、先觉、先说、先想的先烈们平反,我们必须坚决、彻底地为恢复他们的名誉和他们作为人的最起码的尊严,而作出划时代的呼唤、呐喊、努力、奋争,直至获得最后的胜利。这将是中华民族精神上的一次超越全部历史的伟大的升华。这应该成为今天所有一切中国人的不可推卸的责任,不仅是普通中国人的责任,更是正在执政的中国人的责任。我们发出强烈而庄严的宣言,要在中国的土地上,坚决地、彻底地、干净地终结那种残害、屠杀一切先知、先觉、先说、先想者的黑暗的时代,我们要为我们的后人,创造出一个真正把“人人平等”的伟大真理贯彻到中国社会所有一切方面去的人间至福的胜境,并以此全新的中华民族的精神面貌豪迈地走向全人类的世界。这也是世界历史向被深深淹埋在孔丘及其儒家的“酱缸文化”之中两千多年之久的全体中华民族子孙的呼唤。走出黑暗,才有光明;走出“酱缸”,才有文明。
   
    为什么说少正卯是“先知、先觉、先说、先想者的先烈们”的最早的代表?
   
    这不能不从孔丘及其儒家的极端的卑鄙无耻和一手遮天说起。与孔丘、少正卯几乎同时的郑国的邓析,也曾因为思想、言论的先进,期望用法治来取代礼治的人治,并着有关于法律的《竹刑》一书,终被维护礼治的反动、保守的驷颛所杀害,但不管如何,邓析人虽死,他的关于法治的着作《竹刑》一书却并未被销毁,关于邓析我们今天还可以有一定的史料可以查询(这是因为驷颛并不具有自己的派别和众多的徒子徒孙,他也缺乏历代专制统治者邪恶势力的全方位的支持)。而孔丘杀害少正卯则不然,从此之后,有关少正卯其人、其事、其言、其行、其文、其着,总之所有有关他的一切,全都被销毁得干干净净,甚至连孔丘杀害少正卯这一确确实实的历史事件本身,也被所谓正统儒家的徒子徒孙们完全加以销毁、隐瞒。为什么荀子会真实地记录下这一段历史?因为荀子其本人也是具有类似“法”的观念思考的人物,正是因此,对于同样也是儒家的荀子,我将另有论述。而由此可见,孔丘及其儒家徒子徒孙们的“人”心,竟是何其毒也!可以说中国两千多年来的历史,原本就是他们和他们的主子们手心里的玩物和软泥,他们想要叫谁永远地消失,就一定可以叫谁永远地消失,这就是中国人的历史之所以会“吃人”的最终极的奥秘。少正卯和墨子,就是两个非常典型的几乎要在中国历史中完全被正统儒家的徒子徒孙们删除掉、销毁掉的人物。
   
    可以肯定,当时少正卯的思想显然是超越于孔丘的。援引“法”的观念本身,就已经朝“人人平等”的真理方向迈进了一大步。法家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毕竟要比儒家的“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要进步得多,人道得多,文明得多。今天我们可以显然看到,中国古代一切有关“法”的观念,其实全都起源于老子关于“道”的思想,其中也包括荀子、韩非子的“法”的观念,而老子的“道”实质上就是永恒真理的代名词。由此可见,孔丘杀害少正卯,包括后来他的徒子徒孙们对老子“道”的思想的遮蔽、歪曲,这一切全都说明,孔丘及其徒子徒孙们是代表了中国历史和社会中最反动的一帮,而正是由于他和他的徒子徒孙们的反动,竟然葬送了中华民族在整整两千多年的历史之中走向文明进步的几乎一切的可能。
   
    孔丘及其儒家的徒子徒孙们,请睁开你们的良知和良心之眼吧,请看一看这整个人类的世界,看看那朝着“人人平等”伟大真理的方向,正加速汹涌前进的伟大的人类文明的大潮吧!!!
   
    根本就匮乏“人人平等”真理观念的民族,也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任何真正的人类文明可言!而孔丘及其儒家,就是在中国的历史之中从思想上彻底地拒绝“人人平等”真理的最最反动、最最邪恶、最最顽固、最最愚蠢的一帮。打倒孔家店!救救我们中华民族的孩子们!!!
   
    坚决、严厉、愤怒地声讨孔丘的滔天罪行,庄严、郑重、严肃地为少正卯先生平反,并同时为其他所有一切因言论、思想的先知、先觉、先说、先想而遭到残酷迫害、残忍屠杀的中华民族的先烈们平反。中华民族的文明进步万岁!!!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9.11All rights reserved枣庄学院科技处
 

承办单位:枣庄学院墨子研究院

ICP备09080656号—Email: kyc@uzz.edu.cn——联系电话:0632-3786860  地址:山东省枣庄市北安路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