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爱 尚贤 博物 戴行 ——中国国际墨学网 www.chinamoxue.net     回到主页
首页 时代背景 巨子传奇 墨子成就 墨者天下 墨子相关 诸子百家 墨学兴盛 《墨子》一书 中国武侠 墨子文论 圣人大禹 工匠鲁班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动态>>介绍

中国传统文化在世界范围内遭遇的现代困境



  在中国古代,“文化”具有文治教化、礼乐典章的含义,中国传统文化也一直强调以伦理道德教导世人。到了近现代,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环境中,“救亡图存”的危机感使对中华文明的守护更多地体现在对家国的捍卫上,文化的发展也因社会的动荡一度停滞不前。新中国成立后,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为文化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大好平台,在一个新的起点上,中国文化承前启后地得到了快速发展。然而,相较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孕育的古国文明,现代中国文化的渗透力以及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就显得比较薄弱和有限了。除了文化的发展与推广有着自身独特的规律,不可一蹴而就外,究其原因,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西方国家对于中国文化的片面认知与刻板印象。历史教科书的内容选取,不但反映了编纂国对于异国历史与文化的认识,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着该国人民的历史视野与文化胸襟。西方国家业已成为全球文化传播领域的主导者,其传媒“霸权”地位导致一旦他们对于中国文化进行非公正、不客观的宣传,就会使受众形成带有偏见的认识,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与中国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交流与推广。就拿法国来说。很多法国人对于中国的了解非常有限,“神秘”是他们谈起这个文明古国时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语。而谈到中国历史,不少人对于儒家思想与汉唐文化印象模糊,但提起毛泽东、邓小平以及“文化大革命”却都能说上几句。究其原因,大多数法国人对于中国的认识仅仅源自学生时代的教科书,而法国初高中所使用的历史教科书中,涉及中国的内容非常的少。用该国一位教师的话说就是,在初中部分的历史教科书中,中国完全成为一个“被遗忘的国度”。在高中历史教科书中,尽管单独有一章用来介绍中国,但其所论内容十分有限,介绍与评点非常片面,尤其是对我国“民主”与“人权”状况的横加批评,更是导致法国民众至今对中国存在偏见与歧视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了法国之外,西方其他很多国家的历史教科书中,与中国有关的内容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德国尽管有几十种历史教科书,但其中与中国有关的内容非常少,且所设计的也主要是关于中国文化方面的介绍;在美国的历史教科书中,虽然对古代中国的介绍较为全面,但无论是从篇幅还是论述的深度上,都无法与介绍源自古希腊和古罗马的西方文明时匹敌。

  不可否认的是,每一个国家的历史课本都是以讲述自己国家的历史为主旨,在介绍其他国家的历史发展时,都难免带有一定的主观意识。文化传统、历史积习与意识形态上的差异恐怕是导致西方国家不能全面、客观地描述中国历史文化的重要原因之一。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与国际交往的日渐频繁,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士来到中国,相信他们的亲身见闻将不断修正其对中国与中国文化的片面认识和负面观感。如何引导外国人正确认识中国,如何通过中国文化来展示我们的大国风范,是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历史任务之一。

  当代国人传统文化修养不足,文化传承危机初现。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没有深谙中国文化的本土传播者与推广者是不行的。时下国人对于传统文化如此有隔膜,修养如此不足,若不尽快加以弥补,中国文化的传承尚且危机四伏,对外传播更会出现“先天性”的不足。据报道,某个网站做了一个上万人参与的网民调查。当问及大家都是从什么渠道学习民族文化的,有将近70%的网友的回答是:自学。这个答案让人惊叹,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传统文化基础教育的缺陷。

  在升学、出国的压力下,如今的基础教育仍以“应试”为主,国学教育可能不得不让位于外语教学与应试科目,中小学生很少有亲近国学的机会;而上了大学之后,求职的压力与专业的分界更是让“天之骄子”们无暇顾及课业之外的国学。另一方面,整个社会的浮躁与功利使年轻一代更愿意追逐时尚或掌握实操技能,普通百姓对于国学也无太多热情。这不仅让人对中国年轻一代是否能肩负起传承并推广中国文化的使命产生疑问,也对中国文化的传播前景堪忧。

  在“东渐”的西学面前,“国学”不得不退到一边,孤眠于乏人问津的故纸堆中。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批评年轻一代缺乏传统文化修养,更不能让文化的传承与社会的发展背道而驰,渐行渐远。如何重拾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对传统文化的兴趣,如何从基础教育做起,从上至下地把传统文化教育与现代文化推广结合起来,是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重要基础与前提。

  文化推广手段单一,对传统文化精神层面的价值挖掘不够。众所周知的深受外国人喜爱的中国文化品类有功夫、杂技、京剧、舞狮以及各种民俗表演等。诚然,这些都是我们传统文化中很有代表性的品类,展示它们确实能增进世界对中国的了解,但另一方面,外国人对于它们的喜爱更多的是建立在比较表层的直观感受上,也就是俗话说的“看热闹”,并不真正理解其深层的文化内涵。浅层次的文化展示或许也只能“图个热闹”,难以真正地打动人心。时间长了,在神秘感、新鲜感过后,外国人可能会出现“审美疲劳”,古装动作大片海外票房的失利与传统表演项目国际认可度的每况愈下,已经向我们发出了警示。

  反观西方文明对世界的影响,并非英语、披头士、麦当劳等表层的文化载体,而是文艺复兴以来所提倡的民主、自由、人权等观念。同理,中国文化要想在世界上发挥重大的影响力,也不能单纯地依靠诸如剪纸、方块字、唐装汉服等表层的载体,在中华传统文化宝藏中,精神层面的人生观、世界观等同样深邃且弥足珍贵。比如,中国人吃苦耐劳的精神之源是什么?先贤墨子的“兼爱非攻”思想内涵何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反映了中国人怎样的政治哲学?这些不仅是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的生命力所在,也是现代中国蒸蒸日上的活力之源,是全人类共同的文化宝藏。

  一味地迎合外国人的“猎奇”心理,被对方的喜好牵着鼻子走,绝非长久之策。传统的文化推广手段已不能完全适应现代人的文化需求,中国文化的推广应该加大对文化内涵的挖掘与强调,积极引导外国人关注如伦理道德、养生之道、处世哲学等富有中国特色的层面,同时创新性地拓宽推广手段,如此才能丰富传播品种,不断赋予传统文化以新的魅力与生命力,使国外“近距离”认识中国的热情更加持久,充分发挥中国文化对世界的影响力。

  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策略思考

  肩负着语言与文化传播使命的孔子学院在世界范围内落地,可以视做近年来全球“汉语热”的一个缩影。而“汉语热”的背后体现的是全世界对中国与中国文化的持续关注,这既是有着五千年历史沉淀的中华文明独有的魅力感召,同时也展现了中国经济的不断快速发展孕育的现代文明在当今文化领域的强大吸引力。

  中国文化的推广是一项长期、浩大的工程。综观世界,英国文化委员会用了70多年时间,建立了200多个国外分支机构;德国歌德学院用了50多年,在全球发展了144个分支机构;中国的文化推广不可能一蹴而就,从文化品种的精耕细作、推广机构的充实,到硬件设置与人员配备,都需要查漏补缺,循序渐进地加以完善。因此,有关方面更应加大对文化推广的投入(包括资金、人力、物力等),制定系统的文化推广战略,分阶段、有步骤地进行。

  加强文化教育,提高国人的传统文化素养,培养文化推广人才。2006年,由海峡两岸艺术家联手打造的经典昆

剧剧目青春版《牡丹亭》来到祖国大陆进行巡回演出,这出唱念几乎是原汁原味的戏剧,在大学校园竟是每演必红,学生趋之若鹜。由此我们不难看到,不是国人不再亲近传统文化,而是传统文化在当下的传播与渗透有赖于新的形式与表现手法,同时借助传媒的力量放大传播效应,变被动传输与主动传导,为更多的人创造与传统文化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如果说2005年人大国学院的成立是学界由上至下推广传统文化的一次尝试,那么,2006年的汉服复兴活动,则可视做源自民间、由下至上复兴传统文化的举措。尽管对于这些文化事件各界褒贬不一,但我认为,这些尝试毕竟使“国学”与传统文化热了起来,尤其是这种努力与鼓呼在年轻人当中反响不小,并通过传媒的引导,引发了全社会对于传统文化传承的思考。

  另一方面,在努力提高整个民族的传统文化素养的同时,培养专业的文化推广人才也很重要。文化推广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靠专业人才进行专业化的运作,如此才能把单个、分散的“文化活动”整合成有规模、成系列、有影响的“文化事件”,提高每次活动的效率与影响力,增进文化推广的广度与深度。

  对传统文化进行再开发,传递更多的中国特色与文化内涵。目前,中国在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的对外贸易方面,远远落后于国家对外贸易的总体增幅,并且存在巨大的逆差,这与我国文化古国和文化大国的地位极不相称,与我国整体外贸的发展速度和水平也不协调。在现阶段我国出口的文化产品中,缺乏具有中国特色的产品,50%以上都是游戏、文教娱乐和体育设备及器材。如果我们不开发自己的传统文化资源,不使其形成具有特色的产业,就会被别的国家开发利用,反过来向我国出口。

  来自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表明,只有深入挖掘自身文化的内涵,才更有利于传播推广。什么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我理解,就是要把有中国特色的文化产品,与中国在文化领域的国际形象结合起来,形成在国际上被广泛认可的文化商品和服务名牌。就像一说到童话故事,人们就会想到丹麦;一说到神话故事,就会想到希腊一样。

 

比之五千年历史中积累的丰富的文化资源,如今我们对文化产品的开发利用,以及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还远远不够。找出自己的弱点与差距,积极吸取成功经验,不断摸索提高,相信我们有潜力,也有能力“反败为胜”。

  丰富文化品种与推广手段,创新理念,深入开展国际文化交流与合作。文化的推广离不开深入的国际文化交流与合作,但“创新理念与行动”在中国似乎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以中法文化年为例,在筹备法国文化年的活动之前,法方协调人隆柏就表示,本次文化年要接触最广大的公众,把一个全新的、富有创造性的法国展现在中国公众面前。后来他们在活动中安排的《新浪潮——法国当代艺术展》、《国际大都市——城市发展机遇与挑战》、《法国视野——建筑设计展》等展览就充分体现了这种“创造性”。而在参加了中国文化年的数项活动之后,有不少法国人表示,感觉中国文化年的活动缺乏这种活力与创意,没有让人看到现代中国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事实上,中国文化推广品种与手段的重复与单一,早已不能满足世界文化市场的需求。多年来,在对外文化交往中,我们更偏重于表演、展览、举办活动等“动态”的展现方式,诸如出版、媒介合作等“静态”的传播手段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而以书刊杂志为代表的传播形式,比之“时效性”强的表演、展览等,其文化传播的生命力与影响力其实更为强大。在这方面一个很好的实践是,由国家新闻办公室、国际新闻出版总署等部门组织编选翻译的《大中华文库》(汉英对照)丛书。这是我国历史上首次系统全面地向世界推出外文版中国文化典籍的巨大文化工程,也是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工程。该项目计划从中国先秦至近代文化、历史、哲学、经济、军事、科技等领域最具代表性的经典著作中精选出100种,由专家对选题和版本进行仔细的校勘、整理,从古文译成白话文,再从白话文翻译成英文。自从1995年立项启动后,如今已推出近六十种经典名著。《大中华文库》是对中国优秀文化一次系统的整理与勘误,将更好地增进世界各国对中国历史文化全面、深入的了解。

  而在世界范围内,人们对于其他国家、民族文化的兴趣日浓,各种形式的国际文化交流与合作日渐频繁。一个更近的例子是,2005年,由英国年度最富创造力的出版商坎农格特出版社牵头组织,一项由世界26个国家和地区的优秀作家参与的全球性大型图书项目——“重述神话”正式启动,并先后推出了以孟江女哭长城为原型的《碧奴》、以嫦娥奔月为原型的《后弈》,以及以白蛇传为原型的《人间》,出版后均收到了强烈的社会反响。纳入该项目的图书作品出版后,将翻译成各国文字,在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推出,可以想见,中国的古老传说和神话故事,将通过这一渠道更加系统、生动地走向世界。

  好的创意将使文化产品的生命力更长久

  在这个创意至上的时代,信息的传播手段日新月异,文化的推广也因顺应时需,不断拓宽思路、创新理念,使每一次文化推广活动、每一项文化产品在传播过程中的生命力更长久,影响更深远。

  推进文化的产业化,加强“文化营销”,使更多的文化产品通过市场渠道“走出去”。除了缺乏特色鲜明、文化内涵丰富的产品外,我国文化产业起步较晚、规模较小,与发达国家相比,在质与量上皆处于弱势地位,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推进文化的产业化,应加强对文化市场的主体——文化企业的培育,培养一批拥有著名文化品牌和较强竞争力的大型文化经纪机构,以国际化的市场运作水平,到国外独立经营商业演出、展览业务,其核心是培养优秀的专业人才,从整体上壮大我国文化产业的力量。

  此外,还应加强“文化营销”。除了依靠政府的力量外,积极与企业合作,实现合作共赢。如今,我国的文化产业方兴未艾,很多中国企业已经意识到在对外交往中,文化先行、文化搭台、企业唱戏大有可为,对外文化交流也由官办发展到官民并举、友谊之旅与商业之行并重。在文化企业不断开拓商业性项目的同时,一些成功的跨国公司也在发展战略中倾注了对文化的关注和考量,不仅依靠经济思维,还从文化角度思考制订企业的营销推广战略,这是很有远见的。

  推进文化的产业化,其终极目标是使更多的文化产品和服务通过市场渠道走向世界,实现经济效益与文化效益的并举。在这方面,一些发达国家早已走在我们前面。我们需要以更多有特色的产品为依托,借鉴本土与国外的成功经验,坚持以政府为主导,民间交流为主体,市场机制为杠杆,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的两个积极性,使政府交流与民间交流相结合,文化外交与文化贸易相结合,努力扭转文化贸易的严重逆差,进一步开创对外文化交流的新局面。

  (作者为中国驻法国圣但尼领事馆总领事)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9.11All rights reserved枣庄学院科技处 

承办单位:枣庄学院墨子研究院

ICP备09080656号—Email: kyc@uzz.edu.cn——联系电话:0632-3786860  地址:山东省枣庄市北安路1号